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倚天屠龍記外傳 三 軒月莊中論屠龍

小說:倚天屠龍記外傳 作者:么么圣 更新時間:2017-03-12 10:00:26 源網站:快眼看書
赤魔馱著張綠梅就像一朵駝風飛行的嫣紅云霄,在大漠中輕靈地飄逸。

    說不出的痛快,說不出的愜意,大漠中也有它的樂趣!

    “咻————”赤魔一聲長嘯,優美地畫了弧線掉頭本項風沙堡。

    張綠敏回頭看看,風沙彌漫的黃霧中還看不到馬龍和烏龍馬的影子。

    “駕!”她帶著得意的笑,使勁地碰著馬刺。

    赤魔被激怒了,呼嘯數聲,四蹄騰空,向前馳飛,沙漠中頓時閃過一道紅色的閃電。

    風嘯刺耳,沙子擊在臉上火辣辣的痛,身子像是要離開馬鞍飛向空中,張綠敏臉色蒼白了,雙手死死抓住馬勁上的鬢毛,不敢松手。

    “赤魔回來了!”有人在高喊。

    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數人奔向堡門,拔閥,開門。

    堡門剛剛打開,一道火焰般的紅光掠入堡內。

    “哎唷!畜·······牲!”一個開門的堡丁被l綠敏掃倒在地,怎么也爬不起來。

    赤魔奔入堡內馬剞前的大沙坪,圍著沙坪跑了兩個圈,才收住蹄子。

    兩個堡丁飛了似地奔過去,扶下面色蒼白的張綠敏:

    "張小姐。”

    張綠敏抖肩推開兩個堡丁:“誰要你們扶啦?本小姐還能騎上兩個時辰呢?”

    兩個堡丁對視了一眼,抿嘴一笑,垂手退下。

    張綠敏一身黃沙,連秀發、眉目都給染黃了。她顧不得拍去身上的黃沙,便上前撫摸赤魔的脖子,給了它一個香吻:

    “神駒,真是真正的千里,不,萬里神駒!”

    赤魔像是聽懂了她的話,高興的昂頭報以一聲長嘶。

    “真神!”張綠敏樂了,拍著手直叫,“乖乖,你還能聽懂本姑娘的話?”

    赤魔竟又點了點頭。

    張綠敏挑起摟住赤魔頸脖:真是個靈犀的神駒。

    她放開手,再一次仔細地打量著它。

    赤魔微昂著頭,迎風而立,那飄飛的紅色鬢毛,就像身上燃燒著的一團紅火,那蘊含著沉猛勁力的修長四肢和一身精鋼般結實的肌肉,充分體現了它的力和美。

    她癡癡地望著它,被它高貴優雅的氣質和傲然不羈的身姿深深吸引住了。

    “得得得得!“急促的馬蹄聲。

    馬龍騎著坐騎,旋風般撲進沙坪。

    ”魯!“一聲沉喝,馬龍胯下的坐騎嘶蹄而起,一個飛旋,人立馬背一起釘在地上,好騎術!

    馬龍飛身躍下馬背,走到張綠敏的身旁。

    他,二十五歲,比綠敏大一歲,中等身材,肩寬腰細,矯健有嗎,身著風沙堡緊身堡服,外罩短褂,顯得英俊氣派,微黑的面孔更使他增添一份彪悍氣概。

    “敏妹,這馬你喜歡吧?”馬龍一邊抖著身上的黃沙,一邊笑著問。

    “我·····?張綠敏眼珠子滴溜溜地一賺,撅起嘴道:

    “我喜歡又怎么樣,你能把它送給我嗎?”

    馬龍眼皮子一眨,反手牽過烏龍嗎,馬龍道:

    “我將這烏龍馬送給你行不行?”

    烏龍馬,是一匹高興大馬,渾身上下,從頭到尾,全是潑墨似的黑毛,神駿異常,是風沙堡第二號神駒。

    張綠敏小嘴翹的老高:

    “風沙堡全是小氣鬼!你當我是叫花子,送這么一宛蹩腳馬,臭老馬,傷風馬給我?”

    “敏妹,你可別看走眼,這可是風沙堡的第二號神駒,大漠中難得烏龍神駒啊!”

    “哼!”張綠敏一甩秀發,,將臉妞向了一邊。

    馬龍見狀,連忙趨近前道:

    “你生氣了?”

    “當然生氣啦”張綠敏一扭身,“我走,今后我再也不想見你了。”

    “哎!"馬龍疾步追了上去,“綠敏,我與你是開玩笑的,別認真。”

    “這種事還能不認真?”張綠敏明眸一睜,“我走,一定要走。”話雖是這么說,腳卻沒有再往前挪動。

    “我有件東西送給你。”馬龍道。

    “誰稀罕?”她小嘴翹著,眼里卻是棱芒一閃。

    “你去看看吧,我想你一定會喜歡的。”馬龍說罷就往馬棚里走。

    她故意猶豫著,,想卻卻又裝不出不想去的樣子。

    馬龍在馬棚門旁回首道:

    “來看看,你不然會后悔的。”

    “后悔》本姑娘還沒做過后悔的事。不過,看看就看看,也沒有什么了不起的,不然你還以為我怕看得呢。”張綠敏說著,變走向馬棚。

    馬龍抿著嘴笑了,這敏妹真調皮可愛很!

    “到底是什么東西啊?”張綠敏進來就嚷著。

    “你瞧。”馬龍手指往左側木架上一指。

    “呵呀!”張綠敏發出一聲喜悅的歡呼。

    木架上掛著一副紅鞍,嵌玉的鞍座,一塊塊泛紅的玉片耀目一花,帶金的鞍橙,金色的橙邊令人眼花繚亂,十錦繡華軟墊,相當精致名貴,華貴氣派異常。

    “這是送我的?"她扭臉問馬龍。

    馬龍含笑道:

    “是的。”張綠敏摸著馬鞍,忽嘆口氣道:

    “你送這樣好的馬鞍給我有什么用?我沒有配得上這副馬鞍的坐騎。”

    馬龍手朝外一指:

    “那不是?”

    他指著的是站在門外的赤魔。

    你要將赤魔送給我?“她似乎有些不相信。

    “是的。”他肯定的回答。

    “你爹會······不會同意?"她顯然有些激動,聲音發抖。

    "我爹已經同意了."他仍含笑回答。

    “龍哥!你真好!”她跳了起來,握住了他的手。

    他的臉刷的通紅,紅不乏出一種異樣的光芒。

    此時,一個莊丁走到門前:

    “少主,堡主請你馬上過去。”

    “你先試試這馬鞍合不合,我去去就來。”馬龍走出了馬棚。

    張綠敏高興的直蹦,忙著牽過赤魔試馬鞍,赤魔已經屬于她的了!

    但是,事情卻并不這么順利。

    望沙亭修建在風沙堡的后堡山崗上。

    坐在亭內,高瞻遠矚,大漠風光,盡收眼底。

    人說江南風光如此,此話不假,但大漠風光卻也有一番情趣。

    碧空晴朗,透明的蒼穹鑲嵌著幾朵白云,如鋪展的素棉,如倒懸的脂玉,頭頂的云朵浮在亭角,幾乎可以伸臂即攬。

    遠處一片芒沙,全掩秧在黃霧之中,霧中時有宮殿閣樓,山川河流等蜃樓海市,時隱時現,似沒似浮,依稀飄渺,真假莫辨。

    亭中石桌旁,坐著小嘴撅得老高的張綠敏。

    她正在生氣,不過,這也確定不能怪她,眼前的事不能不讓她生氣。

    馬龍答應將赤魔神駒送給她已經有三天了,結果馬龍不但沒將赤魔送給她,而且連赤魔再也不讓她碰一下。

    她向老堡主馬天翔告辭,殊不料馬天翔交給她一封信,這信是娘寫的,她說要和爹到大漠里連一種什么熾焰神功,大約要半年左右的時間,要她好好的待在風沙堡里等待爹娘來接她。

    要她在風沙堡中呆半年,這簡直比坐大牢還要難受!她當時就不答應,但馬堡主說這是受她爹娘所托,不從也得從。于是,馬龍就與她形影不離了,整日里監視著她,夜里房外也有堡丁通宵達旦的守護,她要求出堡外去騎馬兜風也遭到了拒絕。

    她成了風沙堡中的特殊囚犯!這怎么不叫她生氣?

    她想逃走,短短的三天中,她就逃了六次,但都沒有成功。

    馬龍的快刀實在太厲害了,她竭盡全力,終不是他的對手。

    風沙堡周圍的沙漠太遼闊了,她有一次潛出了堡外,但不到半個時辰,便被馬龍追上,又請回了堡中。

    她俊俏的臉繃得緊緊的,滿臉是沙削。

    眼前的大漠奇景,勾不起她半點興致。沙漠的日子又什么有趣的?焦灼的太陽,燥熱的空氣,無盡的沙堆和白熱的天空,每天都是如此單調,重復不變,真叫人煩透了!

    她繃緊的臉上又罩著一層陰云。

    爹和娘隱居大漠之后,早已離開武林,他們還練什么神功?

    從未聽到爹、娘提到過什么熾焰神功?

    半年,為什么要自己離開半年?

    難道發生了什么事?

    當年的那位劫走自己和濤哥的冷面人,又找上門來了?

    她的心一陣抽搐。這抽搐是為爹娘,也為自己當年的遭遇。

    當年的一幕在眼前晃過,她不覺自然而然地想起了那一位比自己年長一歲的忠厚老實得有點兒傻愣的殷濤。

    是不是天龍鏢局出事了?

    殷濤怎么樣了?

    必須問個明白!

    她看了看擱在石桌上的酒壺、酒具。她已做好了準備,要知真情,只又從馬龍這小子口中去掏。

    必須迅速逃離風沙堡!

    她摸了摸腰間的小紙包,她已想好了逃脫的辦法,迷倒馬龍,偷出赤魔,這樣誰也無法追回自己。

    “敏妹!”馬龍走進風沙亭。

    “龍哥,你來了?"張綠敏臉上早已陰雨轉晴,陽關燦爛。

    “哦。”馬龍盯著她,“你今日起色很好。”

    張綠敏歪起頭,笑道:

    “是吧?”

    她今日一反常態,換了一件白色鑲邊滾邊的衫裙,俏麗變雅得如一朵白蘭花,在陽光的渲染之下,秀臉紅撲撲的更顯得明艷照人,而又有幾分稚氣。

    馬龍勾勾地看著她,不覺看呆了。

    張綠敏雖然潑辣、開朗,卻也被他看了紅了雙頰,微低粉勁道:

    “你怎么這樣看著我?”

    馬龍乍地紅了臉,急忙低下頭,在石桌旁坐下,撫弄這桌上酒壺道:

    “敏妹,今日怎么又興趣飲酒?”

    張綠敏迅速寧定,抿嘴含笑道:

    “這酒是為了你準備的。”

    “為我?”馬龍抬頭驚詫地望著她,神情仍然局提不安。

    又一個和濤哥一樣的傻愣小子!

    霎時,張綠敏心念急轉。

    十五年不見,殷濤現在不知是個啥模樣?

    他和馬龍同年,是否長的也和馬龍一樣威武。

    “敏妹."馬龍一聲輕喚。

    張綠敏收斂遐想,從馬龍手中取出酒壺,斟了兩盅酒,道:

    "我要你陪我飲酒觀景。”

    “這······”馬龍有些受寵若驚,張綠敏從來沒有對他這般客氣過,“我一個大漠的野民怎能高攀張大教主的千金,與你一起飲酒觀景?”

    張綠敏卻大咧咧地舉起酒盅道:

    “酒盅無貧富,醉鄉無貴賤,我先干為敬了。”說罷,將盅中酒一飲而飲。

    馬龍雙手捧起酒盅:

    “祝敏妹多福多壽,萬事如意。”言畢,手腕子一翻,酒已下肚。

    張綠敏抓起酒勁又斟滿酒,烏黑發亮的眼珠子在旋轉,心里盤算著怎么開口問話。

    馬龍誤會了她低頭沉思的神態,爹爹已告訴了他,張無忌有將敏妹嫁給他的意思,此時不趁機向她表明,還待何時?

    “噶-------噶--------···”空中飛過兩只大雁。

    “敏妹,你看著空中比翼雙飛的大雁多么快活、逍遙,如果有一天你我能像這對大雁一樣······”他竭力想表達自己對她的愛慕之心,卻又不善言辭,不覺吞吞吐吐。

    “龍哥!”張綠敏急急打斷他的話,來,干杯!”

    “干!”

    兩只酒盅又已見底。

    張綠敏抓起酒壺道:

    “千杯通大道,一醉解千愁,來······干!”

    她的手顫抖著,酒壺中的酒灑在石桌上。

    “你醉了?”馬龍問。

    張綠敏晃動著酒杯,“我沒醉,要真醉了,那才好呢。”

    馬龍將她的手連同酒壺一起抓住:

    “你心中有憂愁?"

    她扳手掙扎著:

    “放開我,讓我喝,你敢喝,陪我喝個最頂大醉,一切憂愁酒全沒有了。”

    馬龍臉上的肌肉抽搐著:

    “難道就只有酒才能解開你心中的憂愁?”

    “那倒不一定,還有一個人能幫我消去心中的憂愁,但他未必肯幫我。”張綠敏眸光放亮地瞧著他。

    馬龍只覺得呼吸急促,周身熱血在沸騰:

    “誰?那人是誰?”

    “你。”張綠敏吐一個甜甜的字。

    馬龍全身一顫,目光光彩迸發:

    “如果你說的是真話,我一定會幫你。”

    “君子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張綠敏放下酒壺道,請你告訴我,外面發生了什么事?我爹娘究竟到哪里去了?你們父子為什么要扣我在風沙堡?這些問題就是我心中的憂愁。”

    “這······”馬龍知道自己已墮入了敏妹的陷阱,對自己剛才所作的保證后悔莫及,“這事我不能說的。”

    “吆,你剛才說的話就可以不算了。原來你對我說的話全是假的!”張綠敏豈肯墮入陷阱的獵物逃跑掉?

    “我實在是······”馬龍想起了爹爹的囑咐,不覺左右為難。

    張綠敏眼珠一轉,冷哼一聲道:

    “原來你也是個不守信用,言而無信的小人,我算看錯人了!我知道你不會幫我,我不該問你,根本就不該問你!”

    她猛地抓起桌上的酒壺,對著壺嘴就是一陣猛喝。

    |“敏妹!"馬龍劈手奪過酒壺,“你別這樣!”

    “讓我喝!我要喝。”張綠敏伸了玉臂朝他直嚷。

    他鐵石般的心軟化了,抓這酒壺的手在發抖:好,我告······訴你。

    她嘴角掠過一抹得意的微笑,在石凳上坐下,靜候他開口。

    馬龍輕嘆一聲,將天龍鏢局被毀,殷濤攜帶屠龍刀刀柄只身而逃,張無忌夫婦復入中原,以及張無忌與武林各派半年之后的少室山之約都詳細說了一遍。

    他已將他所知道的一切,全部全盤托出。

    張綠敏嘴角上的笑容消失了,心頓時沉甸甸的,事情比她預料的要復雜得多,嚴重得多。

    “敏妹,”馬龍安慰道:“你爹武功蓋世,天下無人可敵,你娘聰明過人,應變能力無人能及,他倆去中原找殷濤,決不會有什么閃失的,你就安心在這里等候他們的佳音吧。”

    張綠敏默然片刻道:

    “龍哥這么說,我也就放心了,小妹在這里還要告饒龍哥很多日子,若有失禮之處,還望龍哥多多見諒。”

    馬龍聽到此話,見她溫柔的神態,心中像是有道蜜流淌過:

    “敏妹不必客氣,招待不周之處,敏妹不要生氣。”

    張綠敏抿嘴淺笑道:

    “小妹在借花獻佛,敬龍哥一杯。”

    她斟滿一盅,忽放下酒壺,芊芊玉指指著遠處茫茫的沙霧道:

    “龍哥,你看那霧海之中的沙影,像不像一對大雁兒在飛翔?”

    馬龍扭頭望去,沙霧里哪有大雁的影子?

    張綠敏摸出蒙汗藥的小包,說道:

    “那不是,你仔細瞧瞧。”

    馬龍果真睜大眼去瞧,萬幻的沙霧在陽光下果然幻起了一對大雁兒。

    張綠敏手指一彈,小包里的蒙汗藥盡抖入酒盅中。

    “龍哥愿我們有一日能如之大漠中的雁兒······”她故意凝住聲,不將話說完,留下一個空白。

    “謝敏妹!”馬龍興奮地端起酒盅,已盡而飲。

    霎時,馬龍臉色悠變:

    “敏妹你······”

    張綠敏歉意地說道:

    “龍哥對不起,我已是大人了,用不著你們這樣照顧我,我要去中原幫助爹養找到殷濤和屠龍刀刀柄,我知道我這樣做的手段很卑鄙,但我也是不得而已而為之,請你原諒。”

    馬龍吃力的抓起桌沿,嘴唇蠕動想說什么,但卻說不出聲來,隨后,他身子晃了晃,變癱倒在地,昏迷過去。

    張綠敏直奔馬棚。

    風沙堡的堡丁頭目胡小四帶著四名堡丁,趕一輛馬車去購置糧食。

    堡門剛打開。

    “咻-------”赤魔一聲長嘯,馱著張綠敏從斜刺里沖出堡門。

    “張小姐騎著赤魔跑了!”堡丁發出一陣狂喊。

    “追!快追!”

    “快通知馬堡主!”

    在紛亂的呼喊聲中,馬瀟淅瀝,塵沙飛揚,赤魔掠過沙坡已不見蹤跡。

    馬天翔匆匆趕到堡門前。

    黃沙茫茫,鴻飛冥冥,人聲寂寂,哪里還看得見張綠敏和赤魔的影子?

    這小丫頭生性頑皮,又不知天高地厚,這一去中原給張無忌夫婦增添麻煩不說,恐怕本身也兇多吉少。

    她如有三長兩短,如何向張無忌交代?

    馬天翔陰沉著臉,大聲下令道:

    “去將馬龍找來,快去!”

    迫于無奈,他父子也只有到中原一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倚天屠龍記外傳,倚天屠龍記外傳最新章節,倚天屠龍記外傳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