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熾烈靈魂 第二卷 煉獄 第六十五章 殺

小說:熾烈靈魂 作者:時謝 更新時間:2019-04-11 18:03:40 源網站:快眼看書
    不外乎韓飛羽會生出這種想法,實在是這頭獅鷲太無腦了些,除了八階的實力未曾有假之外,竟像是個從未戰斗過的孩子,不說經驗,連基本的戰斗素養都沒有。

    韓飛羽看著四起的煙塵,微諷地想著這貨就像小時候遇到的那個街機小霸王,拿個‘影子’就知道無限陽光,陽光雖說傷害高范圍廣無死角,一旦被人抓到反打的機會同樣乏力。

    草稚京在爆氣之后的‘大燒’便能完美的破除無限陽光的絕對進攻,那些淡綠色的光線穿不透火焰制成的鎧甲!

    以獅鷲八階的防御來看,韓飛羽唯一有效的進攻方式便是將夜,但使用將夜的話必須恢復人形,人形的他沒有足夠的防御力去抵抗獅鷲的攻擊。

    換言之,如果獅鷲不采用如此不留退路的進攻手段的話,韓飛羽其實拿它沒什么辦法。

    可韓飛羽攻不破的防御不代表獅鷲自己也攻不破。

    以己之矛攻己之盾,總有一方會失敗。

    不管失敗的那方是矛還是盾,這總歸都是獅鷲的自我消耗,對韓飛羽來說百利而無一害。

    所以,當韓飛羽察覺到那個光球的強橫程度之后,他便馬上想到了這種應對方式。

    雖然過程并沒有完全照著計劃進行,好在還是有驚無險地完成了這次作戰計劃。

    他舒了口氣,對著獅鷲的方向唾了一口唾沫,罵道:“傻逼!”

    左腳突然傳來一陣劇痛,韓飛羽微鄂,低頭看了看才發現自己竟也受了不輕的傷。

    獅鷲在朱雀的利爪上造成的傷勢,在韓飛羽恢復人形之后全數反饋到他的身上,他的腳掌血肉模糊,看上去如同漿糊一般,連他自己都有些惡心。

    好在只是皮外傷,雖說看著狼藉了些,卻不是什么大傷,在圣愈的作用下不消片刻便能痊愈。

    他將手掌蓋在傷口上方,柔和的靈力覆蓋在傷口上,看著煙塵皺眉不語。

    半晌,煙塵終于散去。

    沒有白色的光團沖進他的體內,韓飛羽微微松了口氣。

    這頭獅鷲可是卯明確指示要留下性命的,雖說真殺了估計卯也不會拿他怎么樣,可還是盡量不要給自己找不痛快的好。

    他走上前去,看到里面凄慘的景象微微咋舌。

    大地在爆炸中的狼藉先撇開不談,火巖本就不是那種一馬平川的地形。

    光說獅鷲的下場,便是極慘,韓飛羽只是匆匆一瞥便覺得頭皮發麻。

    獅鷲的防御能力舉世皆知,可即便是這種防御,在爆炸中也幾乎被摧毀殆盡,它的**滿是細密的傷口,原本豐滿的雙翅此刻變得比蟬翼更薄,身上血流如注,身下血凝成河。

    韓飛羽一陣后怕。

    要是這種攻擊落到他的身上,不管他是血脈化后的最強防御還是動用了十八道空切擋在身前,都得碎成渣子。

    感應到韓飛羽的氣息,獅鷲有氣無力地睜開眼睛看他。

    重傷垂死的人大都會發出低沉的嗚咽聲,可獅鷲沒有……它現在連嗚咽的力氣都沒有。

    韓飛羽嘆了口氣,隨手丟了個圣愈在它身上。

    按照獅鷲的傷勢,使用靈復的效果也許會更好一些,但是靈復說到底也就是讓人產生類似回光返照的功效,并不能算作一個正兒八經的治愈類神律,還是圣愈來得實在。

    “你怎么不用超速再生呢?我記得煉獄中的幽靈最擅長這招了。”

    獅鷲份傷勢極其嚴重,圣愈只能盡可能地延長它的性命,好讓它能從爆炸中緩過

    來。

    歸根結底,獅鷲要想活下來還是只能依靠它的超速再生。

    它閉上眼睛,沒有說話。

    場面一度尷尬。

    片刻后,韓飛羽估摸著獅鷲的傷勢已經開始好轉,開口說道:“話說你不是必死嗎?那我還救你干嘛?”

    獅鷲問道:“什么意思?”

    韓飛羽靠在它殘破的脖頸上,扳著手指頭說道:“你看啊,你身為護道者,本應由你守護的少主卻死在了我的手里,你回到族內勢必會受罰;除此之外,你和真兇在一對一的情況下不敵,原因竟是因你太過大意……你認為獅鷲一族還會放過你嗎?”

    獅鷲微微沉默,說道:“我輩護道者,生死早已置之度外。”

    韓飛羽嘲諷道:“那我救你的時候你還一臉希冀的樣子?有種自毀魔晶啊?都半死不活了,裝什么烈士呢?”

    獅鷲大怒,“如果不是我身受重傷,我非得撕碎你的嘴!”

    韓飛羽滿不在乎地說道:“在你痊愈之前,你說的一切有關于威脅的話,我都只能把它當成笑話。”

    威脅從更有力量的那一方口里說出來才是真的威脅,弱者的威脅,無非是最深的無助和最濃的絕望罷了。

    現在,韓飛羽才是更有力量的那一方。

    他蹲下來,用手輕輕拍了拍獅鷲的腦袋,“問你幾個問題,如果你的回答讓我滿意的話,我可以考慮饒你不死。”

    獅鷲說道:“別想了,我一個字也不會多說的。”

    韓飛羽怒極反笑,“你還挺硬氣!想給我上演一出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戲碼嗎?你以為你誰啊?楊家將嗎?佘老太君?”

    獅鷲完全聽不懂這家伙在他面前逼逼叨叨些什么,只能根據韓飛羽的神情判斷他說的話到底是什么意思。

    怒極反笑是嘲諷。

    但更嘲諷的,還是韓飛羽一連問出的四個問題。

    加上韓飛羽輕蔑的神情,獅鷲幾乎當場暴斃。

    死于憤怒。

    韓飛羽站起身來,用沒受傷的那只腳踢了踢獅鷲的頭部。

    “第一,我要知道獅鷲現在的真實戰力。”

    這個問題對他的影響不大,不管獅鷲多強,他需要面對的也不可能是整個族群。

    之所以會有此問,完全是韓飛羽幫埃德問的。

    可獅鷲理也未曾理過他,只是閉目養神。

    韓飛羽大怒,“敬酒不吃吃罰酒是吧?”

    獅鷲從鼻孔里呼出一口氣。

    韓飛羽幾乎忍不住將拳頭砸在它腦袋上的沖動。

    大眼瞪小眼,空氣再度沉默。

    獅鷲突然開口說道:“問這個干什么?難不成你還想滅了我獅鷲一族不成?”

    韓飛羽說道:“你別管,你只需要告訴我答案就是了。”

    獅鷲嗤笑了一聲,說道:“我族王者只差一線便能突破明我,以大長老為首的七位長老皆是明我九階,除此之外還擁有無數明我境界的護法和執事,祖祠中尚有老輩強者壓陣,就憑你,哪怕是靠近我族也艱難無比,還癡心妄想進攻我族?”

    韓飛羽皺眉,繼續問道:“那你們和魔虎一族相比,如何?”

    獅鷲一驚,問道:“你是魔虎的人?”

    韓飛羽搖頭說道:“不是,只是想了解一下火巖三大族群的

    戰力。”

    獅鷲松了口氣,皺眉說道:“都是王族,差距應該不大……”

    頓了頓,它的神情似有不甘,“可那幫家伙竟然和人類結盟!實在無恥至極!”

    三大王族差距不大,加上人類最強部落之一便更強了嗎?

    可大荒和魔虎已經鬧掰了啊?

    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

    韓飛羽看了他一眼,發現它的神情不似作偽之后不由疑惑起來。

    難道大荒新的結盟對象不是獅鷲?

    不對,還不能早下結論,這頭獅鷲只不過是明我四階的實力,不一定能接觸到最機密的那些事。

    他搖了搖頭,開口問道:“你知道地火蓮嗎?”

    獅鷲還沉浸在對魔虎一族的氣憤之中,聽到韓飛羽的問題不由一愣,“地火蓮乃我族圣物,我又怎會不知?”

    韓飛羽眼前一亮,問道:“知道有什么方法可以在不驚動你口中的那些強者的情況下將它取出嗎?”

    獅鷲用看白癡的眼神看他,心想問出這種問題的人莫不是個白癡?

    別說韓飛羽口中的事本就不可能發生,即便會,它又怎么會告訴韓飛羽呢?

    韓飛羽皺眉道:“無論如何也不肯說?”

    獅鷲想了想,問道:“你的心網是什么?告訴我我就給你你想要的答案。”

    韓飛羽皺眉說道:“至尊火。”

    獅鷲一愣,“我沒聽說過這個心網。”

    韓飛羽豎起食指,指尖上突然升起一抹紫色的火焰。

    獅鷲驚訝道:“圣火?”

    韓飛羽收回至尊火,說道:“現在能告訴我潛入獅鷲領地的方法了吧?”

    獅鷲干脆道:“沒有。”

    韓飛羽一愣,怒道:“你在耍我?”

    獅鷲咳了兩聲,掙扎著換了個姿勢,“沒有耍你,的確沒有你想要的方法。地火蓮的數量極其稀少,子蓮在出生的第一時間便會被送到三大圣地,圣地內戒備森嚴強者眾多,擅闖之人必定寸步難行,以你的實力,根本不可能瞞過他們的眼睛。”

    韓飛羽皺起眉頭。

    皺眉意味著很多,其中之一便是沉思。

    沉思,便會有破綻。

    在獅鷲眼中,韓飛羽現在渾身都是破綻。

    勁風吹過,刺耳的破空之音響起,利刃般的指甲直取韓飛羽的后腦勺。

    獅鷲的眼中透露出殘忍的味道,似乎已經預見了頭顱爆碎,鮮血四濺的情景。

    韓飛羽輕聲開口:“神律之八十八空切。”

    空氣屏障擋在他頭上,正好切斷了指甲通向他的道路。

    利爪落在空切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獅鷲愣住,失聲道:“這是什么能力?”

    韓飛羽挑了挑眉,“神律啊,還能是什么?”

    獅鷲還想說什么。

    黑色的劍鋒從它眼前閃過。

    將夜從它的頭頂上方插入,將它釘死在地板上。

    韓飛羽嘆了口氣,“本來不想殺你的,可你自己找死,我也沒辦法。”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熾烈靈魂,熾烈靈魂最新章節,熾烈靈魂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