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近戰狂兵 第591章 一戰之末(一)

小說:近戰狂兵 作者:梁七少 更新時間:2018-10-24 12:00:38 源網站:快眼看書
    “吼!”

    當那個鐵籠完全被吊起之后,那頭棕熊爆發出了一聲怒吼之聲,它撲向了格斗場的獸籠鐵網。

    這些獸籠鐵網有著彼此間隔的粗大鋼筋來穩固,所以這頭棕熊饒是力大無窮也罷,都無法撼動半分。

    這頭棕熊剛從鐵籠中重獲自由卻又發覺自己被關押在一個更大的籠子里出去不去,它顯得更加的暴躁與狂怒,口中不斷地發出怒吼聲。

    嗖!

    狼孩在這個時候卻是動了,他瞬間爆發出來的力量與他那瘦弱的身子簡直是不成比例,在股充沛的爆發力量下,他的速度很快。

    瞬間沖到了那頭棕熊的后面,手中的血匕一揚,狠狠地朝著棕熊的左下肢橫切下去。

    嗤!

    一刀見血!

    然而,僅僅是將棕熊那厚厚一層毛皮給剖開罷了,并未給這頭棕熊造成什么嚴重的傷勢,頂多就是一點皮外傷。

    “吼!”

    棕熊怒吼了聲,它轉過身來,一雙泛著血色的目光死死地盯住了狼孩。

    它前掌著地,低伏著身子,口中不斷地發出了陣陣低沉的吼叫,粘稠的口水順著張開的血盤大口流淌而下,一股兇殘嗜血之意在彌漫。

    狼孩弓著身,纖細瘦弱的手緊緊地握著血匕,他眼神仍舊是無比的明亮清澈,閃動著的卻是一股堅定沉著之意,沒有絲毫的畏懼。

    棕熊最終發動了攻擊,它怒吼著,迅速的沖了上去,前肢巨大的熊掌朝著狼孩拍了下去。

    砰!

    這一掌落空了,巨大的熊掌拍在了地面上,鋒銳的利爪在水泥地面劃出了一道道灰白色的痕跡。

    狼孩已經躍到了右側一角,他剛站穩,這頭棕熊已經再度撲過來,掠殺中的棕熊一點都不笨重,速度很快,粗壯有力的前肢就是它最強的武器,被它前肢鋒銳的利爪拍中,就算是一頭老虎都要倒下。

    狼孩在不斷地閃躲,他的速度很快,身法也的確是足夠靈敏,能夠避開暴怒棕熊的一次次撲殺。

    又一次的閃躲中,狼孩的身形堪堪從這頭棕熊的身上擦過,那一刻,他反手持刀,手中的血匕從棕熊的身上劃過。

    竟是硬生生的從棕熊那粗厚的毛皮中割出了一道血口。

    只不過,這樣的血口對于棕熊那厚重的身體而言,并沒有造成太大影響,反而是更加讓它狂暴憤怒。

    剎那間,一人一熊在這獸籠格斗場中展開了劇烈廝殺。

    “該死!大狗熊,咬死他!把他撕碎!”

    “大狗熊,沖上去,把他堵死,堵死!”

    “著急什么,這狼孩躲不了多久,肯定要被大狗熊給撕裂裹腹!”

    場中,一些看客紛紛叫嚷著,看著獸籠格斗場內的劇烈對戰,他們也是異常的激動亢奮,大多數都希望那頭棕熊把狼孩給撕碎。

    葉軍浪緊盯著獸籠內的對決,他看得出來狼孩的速度很快,有種近乎野獸的戰斗直覺,不過狼孩的速度再快也好,在這樣高強度高危險的對決中,體能的消耗是致命的。

    葉軍浪判斷,頂多再過十分鐘,狼孩的體能將會達到一個極限,到時候他的速度必然要慢下來。

    只要速度慢下來,那他就危險了,那頭棕熊逼近過來,不說那鋒銳的利爪,即便是被它那龐大的身軀撞到,不死都要斷幾根骨頭。

    至于這頭棕熊的體能,那還早得很,這種巨型猛獸處在憤怒與饑餓中,即便是再過半個小時也能保持目前的掠殺強度。

    也就是說,狼孩要想勝出,掠殺這頭棕熊活下來,留給他的時間只有十分鐘。

    葉軍浪之所以這么關注這場對決,在于狼孩讓他想起了他年少時候。

    他十歲的時候,就已經被葉老頭趕上山跟跟一些出沒的惡狼對決,十三歲的時候,對決的猛獸變成了黑熊。

    不過,每一次他都沒有什么意外,一開始往往在他最為危險的時刻,那些猛獸不知怎么的就哀嚎著掉頭就跑了。

    等到他十五歲的時候,他已經成功的掠殺過黑熊。

    所以,他知道黑熊、棕熊這些兇猛物種,表面那一層覆蓋著厚厚脂肪的皮肉是最為堅韌的。

    它們的致命弱點在咽部跟腹部位置。

    咽部腹部這些位置的皮毛厚度最為薄弱,要想掠殺棕熊,在它腹部以外的身體表皮上無論造成多深的傷口都無濟于事,根本殺不死。

    只能從它們的薄弱點下手,才能一擊必殺。

    這時,格斗場中那頭棕熊身上已經留下了五六道鮮血淋漓的血口,粘稠的鮮血將它的皮毛都染紅了,它更加的嗜血兇暴。

    嗖!

    這時,狼孩正朝著西側的方向跑去,他身形宛如猿猴般躍上了獸籠上方,雙手抓住獸籠的鐵網。

    棕熊咆哮著追了上來,它也一躍而起,巨大的熊掌朝著狼孩的方向拍了下去。

    那一刻,狼孩的身體猛地朝下一墜,他伸腿在鐵網上一蹬,借力之下整個人朝著棕熊暴露出來的腹部沖了過去。

    嗤!

    狼孩手中的血匕出手,狠狠地朝著棕熊的腹部刺了進去。

    與此同時,棕熊的熊掌狠狠地拍在了鐵網上。

    狼孩手中血匕沒入棕熊腹部后用力一絞,接著拔出,第一時間要撤離。

    棕熊吃痛之下咆哮一聲,右前肢的熊掌朝下一拍。

    狼孩撤離的速度已經很快,但棕熊拍下熊掌的利爪仍舊是從他的身上掛過,剎那間,狼孩身上的獸皮衣被撕開,右側腰身的位置上出現了一道鮮血淋漓的傷口,深可見骨,大片被撕裂的血肉翻卷而出,觸目驚心。

    這樣的傷勢對于狼孩來說無疑很重,他的行動明顯比之前慢了幾分。

    棕熊腹部的傷口也是鮮血淋漓,這一次的傷勢對于棕熊而言,也是極為沉重的。

    但野獸畢竟是野獸,它怒吼著,再度朝著狼孩撲殺了上去。

    狼孩臉色如常,仿佛腰側被撕裂開的傷勢對他而言并不存在一般,從他的臉上看不到絲毫的痛苦與恐懼,他的眼神依舊明亮,他的臉色依舊堅決,仍舊是保持著他自有的作戰規律。

    狼孩受傷之下,行動能力遠不如前,加上體能的消耗,好在那頭棕熊腹部的傷口也給它帶來了一些影響,撲殺也沒有此前那般的凌厲。

    不過,好幾次狼孩仍舊是從死神身邊擦身而過,棕熊那巨大的熊掌從他的身邊擦過,若非是狼孩自身有種宛如野獸般的戰斗直接,還真的是要化為一灘肉泥了。

    在棕熊追殺的過程中,狼孩身形后退,冷不防,狼孩有著一個像是要朝后傾倒的姿勢,速度也有些遲緩。

    那頭棕熊見狀后一聲怒吼,龐大的身軀跳躍過來,鋒銳的前爪已經朝著狼孩的方向撕裂過去。

    這時,猛地看到狼孩的身體朝前一劃,他的后背幾乎是貼在了地面上。

    那頭棕熊撲躍過來的時候,整個腹部也呈現在了狼孩面前,那一刻,一道血色的寒芒一閃而至。

    狼孩手中的血匕高高揚起,自上而下,從棕熊的腹部上剖過。

    噗通!

    同時,棕熊也已經撲躍在地,它前爪的撲殺自然是落空了,但它那沉重的身子也朝下一壓,連同狼孩一起壓在了它的腹部底下。

    這一刻,全場寂靜,鴉雀無聲。

    一雙雙目光眨也不眨的緊盯著獸籠格斗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近戰狂兵,近戰狂兵最新章節,近戰狂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