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近戰狂兵 第408章 黑白雙獄

小說:近戰狂兵 作者:梁七少 更新時間:2018-09-08 04:19:47 源網站:快眼看書
    銀輝御景小區。

    安如媚還沒睡,雖然夜色已深,她就是無法入睡。

    除了她,沒人知道,這將近一年來,她都是依靠安眠藥才能入睡。或許,唯有回到自己所居住的這里,所呈現出來的才是真正的那個她。

    外面天色如潑墨,狂風呼嘯,暴雨如注。

    已經許久沒有過這樣的狂風暴雨了,看樣子只怕是下個整整一夜。

    安如媚就站在陽臺上,一襲杏色睡裙,緊緊地貼著她那成熟豐腴的身子,在陽臺外吹刮而來的狂風裹挾下,使得這件睡衣更是緊緊貼身,勾勒出一道極度夸張的S型曲線。

    兩團極盡腴美的雪.肉傲然怒挺,如兩座被冰雪覆蓋的巨峰聳立,看一眼便是讓人倍感一種沉甸甸的勾魂奪魄之感。

    安如媚似乎在想著什么心事,以至于那狂風裹挾著的雨水激射而至,些許落在了她身上,她也不曾在意。

    不多時,身上的睡裙已然半濕。

    這件杏色睡裙沾濕之后,幾近透明,緊貼肌膚之下,隱隱看到一具雪白嬌嫩的成熟胴體,說不出來的魅惑撩人。

    站在陽臺上,她跟以往一樣,心生過幾次從這陽臺上一躍而下的想法,也許就落得個輕松自在,不再受人操控,不再受人拘束。

    只是,想起自己的媽媽,鼓起來的勇氣便是如同泄氣的氣球一般,就此蕩然無存。

    “我們母女只想相依相偎,度過一生,難道就這么難嗎?”

    良久,安如媚呢喃自語,一張盡顯狐媚的風情玉臉上沾濕一片,已經分不清是狂風撲面而來的雨水還是淚痕。

    屋內,手機鈴聲突兀想起,有電話打進來。

    安如媚也回過神來,臉色寥寥的她看了眼外面的漂泊大雨,轉身入內,拿起茶幾上放著的手機,看到了來電顯示后,她的臉色沒來由的一陣厭惡與仇恨。

    雖說滿心厭惡,但她還是深吸口氣,讓自己的心境平靜下來,隨后接了電話:“喂,魏公子這么晚打來電話是有什么事嗎?”

    “安部長,明天你會收到一包藥粉,我不管你用什么辦法,只要把這個藥粉放在水中或者酒中,讓葉軍浪喝下去就行了。”電話中,一聲冷漠至極的聲音傳來。

    安如媚臉色一怔,她說道:“你這是什么藥粉?”

    “放心,不是毒藥。只要讓葉軍浪喝下去就行。記住,這是命令,你沒有選擇的權利。”

    “魏公子,你這就有點強人所難了。我實在是想不出有什么辦法,能夠讓一個公司見面之交的同事喝下你指定的藥粉。”

    “辦法是想出來的不是嗎?哦,順口說一句,這懷柔古鎮冬暖夏涼,環境優美,依山傍水,的確是一個避暑的好地方。你安排慕姨來到這樣一個地方休養身子,還真的是一片苦心。慕姨有你這樣孝順的女兒,也該感到欣慰了。”電話中,那聲冷漠的聲音響徹而起。

    安如媚聽到這句話后,整個人如遭雷擊,臉色剎那間變得慘白如紙,她的身子都在顫抖,手中的手機都要握不穩了,她禁不住怒聲而起:“魏少華,你對我媽媽做了什么?”

    “你的父親安少陽在世的時候,我都要喊上一聲安叔叔。所以對于慕姨,我自然也是以小輩自居,敬重有加。”電話中,那聲冷漠的聲音響起,稍稍停頓之后,那語氣陡然變得陰沉了幾分,“所以,我當然不會對慕姨做什么,不過是加派一些人手,看護好慕姨的周全罷了。曾記得,十年前慕姨可是美名冠絕江海市的第一美女,即便是十年之后,慕姨之美仍舊是不輸當年,更是平添了幾許的成熟優雅。我倒是沒什么想法,只不過我派過去的那幾個人,可是對慕姨的美色不加掩飾的垂涎。你放心,沒有我的話,他們根本不敢胡來。但是,安部長,你也要讓我放心才行啊。你要不聽話,我的那些人只怕也就不聽我的話了。”

    說完這話,電話那頭直接掛斷了電話。

    安如媚也立即拿起手機,撥打自己媽媽慕晚柔的電話,電話撥打過去,卻是提示已經關機的聲音。

    安如媚不死心,接連撥打了十多次,次次如此。

    “啊!!!”

    最后,安如媚嘶聲大叫,手中的手機砸了出去。

    她身體的力氣仿佛被抽空了般,整個人雙腿一軟,跌坐在了地面。

    她雙手掩面,雪白圓潤的香肩顫動著,沒有哭聲,可那淚水卻已經滲過了指間,滴滴落下。

    大哭無聲。

    世間最大的哀默莫過于此。

    她知道,自己的媽媽一直以來都是保持電話暢通,不會無緣無故的關機。

    事實上,方才從電話中聽到對方提起懷柔古鎮這四個字的時候,她已經心知不妙。

    她當初秘密的將自己的媽媽安頓在懷柔古鎮,就是想要遠離這個衣冠禽獸、蛇蝎心腸的魏家少主,可到頭來還是被他查到了自己媽媽的秘密住地。

    “我該怎么辦?”

    這個問題如同天問。

    只是天外雷聲滾滾暴雨如注,這場裹挾著狂風暴雨帶殺機的雨勢仿佛已經預示了命中注定的答案。

    ……

    雨夜,火車站。

    一列火車在江海市火車站停靠,旅客紛紛走出了車廂,在夜色中爭分奪秒的回歸自己溫暖的家中。

    一黑一白兩名男子并肩而出,沉默不語,步履不緩不慢,似閑庭散步。

    他們面容尋常,與周邊接踵而過的尋常旅客并無二異,唯一讓人感到好奇的地方,不外乎就是他們一人黑衣,一人白衣。

    走出了火車站,外面暴雨如注,他們也沒有打車,徑直走了出去,任由那大雨當頭而下,從頭到腳都淋濕了。

    如此深夜,又是暴雨,四周無人。

    兩人走著走著,宛如潑水般直瀉而下的暴雨中似乎生起了一絲一縷的殺機。

    一雨一殺機。

    到了最后,兩人方圓之內,密集而下的雨水仿佛化為了那實質性的殺機,遮天蔽日,無窮無盡,駭人心神。

    “真是個好兆頭。”黑衣人開口。

    “是啊,你我殺人時總會有雨,只是不知這一次的大好頭顱是你先摘還是我來摘。”白衣人說道。

    “上次是你,這一次總該輪到我了。”黑衣人語氣淡漠。

    “要不要打個賭?”

    “賭什么?”

    “就賭被你禁臠的那個小娘子。”

    “成。”

    兩人一說一答,漸漸走遠,濃烈的殺機更是升上巔峰,一如那連綿雨勢。

    黑白雙獄,活人墓組織中位列前十最讓人聞聲喪膽的殺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近戰狂兵,近戰狂兵最新章節,近戰狂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