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穿越肉文之肉情四射 29戰小白花

小說:穿越肉文之肉情四射 作者:小女子有禮 更新時間:2018-05-21 23:42:57 源網站:快眼看書
          美美的睡了一個覺,彥福乖乖的起床了,今天一點都不準備賴床了,醒來就直接起床穿衣,她要去看哥哥,所以必須勤快。

    雖然她勤快了,可惜時間比她更勤快,一刻不停的往前走著,現在已經是巳時中了,堪堪十點不到的樣子,確定還早么?

    吃了早餐,彥福讓廚房帶了點點心往哥哥的院子走去,哥哥要一直躺在床上,肯定是無趣的很了,所以她就去陪著哥哥聊聊天什么的,不過昨天的講冷笑話是完全因為怨念的,誰讓哥哥得寸進尺呢。

    不過今天應該好好的對待了,承認自己脾氣不好什么的,也沒那么難。

    拎著糕點,想著哥哥在看到自己帶著糕點去看他,還有自己的誠意的份上,應該不會生氣她昨天開的小小的玩笑了。

    “哥哥,我來看你了。”一腳跨進房門,彥福就討好的往彥無雙的床邊蹭去。

    把手里的糕點拿到彥無雙的面前,討好的說道:“哥哥你看,我給你帶了好吃的糕點哦。”

    彥無雙自然是在門外就聽到了彥福的腳步聲了,福福走路的聲音他是記得最清楚的,雖然臉上已經有了笑意,但是想起昨天的那個太監的故事,他就又繃住了臉,怎么現在都這個時候了才知道來啊,早干嘛去了。

    現在,晚了。

    因為是正躺著的,再加上腳上的傷,彥無雙不能翻個身背對著彥福,所以就索性閉上了眼睛,假裝睡著了,只有那微微皺起的嘴角,表示他現在不滿,相當的不滿,非常的不滿。

    聽到聲音后,彥無雙依舊沒有睜開眼睛。

    “哥哥?”

    看到哥哥在睡覺,彥福想了想就拉了張凳子坐下來,反正等會哥哥就醒過來了,他以前都天剛亮就起來了這次就讓他多睡會吧。

    彥無雙裝了一會,就裝不下去了,只能睜開了眼睛,但是眼睛看著床頂,旁邊坐著的彥福連個眼神都沒有留給她。

    彥福坐下沒一會,就看到哥哥睜開眼睛了,連忙拿起糕點再次討好,“哥哥,我帶了糕點來看你哦,都是很好吃的哦。”

    彥無雙微瞇著眼睛斜了一下那籃子裝著的糕點,賣相不佳,有些都碎了,估計是福福走路蹦蹦跳跳的,拿著木盒隨手甩的那種,那糕點都三三兩兩的甩散了。

    “不吃甜的。”

    彥福一聽哥哥的話,連忙反駁道:“不是甜的,是咸的。”

    好吧,其實是甜的,誰叫她不喜歡吃咸的呢,所以這個點心雖然是以給哥哥帶的名義,但是她知道哥哥肯定是最后會把糕點給她吃的,所以直接就讓廚子做了甜的,不過,她怎么不知道哥哥不吃甜的呢,以前不是也吃的么?

    “不要碎的。”

    “沒有碎,絕對沒有碎。”

    彥福瞄了一眼籃子里的糕點,看到了碎末末一堆,連忙拿回來大力的吹了幾下,把那糕點的碎末末全部都給吹到了碗碟的外面,反正裝糕點是用木盒子的,也不怕那碎末末掉在了床上。

    看了下覺得碗碟里面沒有碎末了,彥福繼續拿著木盒討好的拿到彥無雙的面前,“哥哥你看,現在沒有碎末了,我拿給你吃哦。”

    彥無雙給彥福一個斜眼,“不要口水。”

    “啊?”彥福愣了一下,口水?這個東西哪里來呢?

    “沒有口水的,哥哥放心好了。”彥福表示她今天有點不是一般的憋屈,這哥哥是怎么回事,怎么就這么欺負她呢。

    彥福一手端著碗碟,一手拿起里面的一塊糕點,拿到了彥無雙的最前,只希望哥哥賞臉就這么咬上一口也是好的,她深刻的檢討昨天的錯誤,真的,只要哥哥給個笑臉也是行的啊。

    瞧也不瞧嘴前的糕點,也不去看彥福的表情,反正彥無雙是鐵了心了,想想他的熱臉貼冷屁股,他就憋屈,還太監!

    正當彥福準備擠出幾滴眼淚好讓哥哥知道她是真的深刻的表示她的錯誤,并求得原諒的時候,旁邊卻是忽然的伸過來一雙細白的手,手上還托著一只藥碗,想來是哥哥的藥了,彥福連忙把糕點丟進木盒里面,也不管有沒有丟進碗碟里面,反正只要沒丟出去就好了。

    “我來我來,哥哥我來喂你喝藥。”彥福伸手準備去搶過那藥碗,現在誠意最重要啊,拍馬屁是必須的了。

    本來以為會很順利就到自己手里的藥碗,卻是沒有像自己預料的那樣,反而是被那原本拿著的人給牢牢的拿在了手里,彥福怕搶的狠了藥會濺出來,所以就沒敢太用力,所以最后拿著碗的不是她自己。

    抬頭看了一眼這個不會做事的丫鬟,看了一眼很是眼生,也沒多注意,以為是剛進來的丫鬟,所以也就沒注意了,只想著讓管家多教育教育,這丫鬟太不知道尊卑了。

    看哥哥結果藥碗,然后一飲而盡,彥福連忙從木盒子里重新的那出一塊糕點,遞到哥哥的嘴前,“哥哥,吃完藥嘴巴肯定很苦的,你快吃塊糕點甜一下嘴巴。”

    以為自己這樣的表現,哥哥該是給好臉色了吧,但是可惜的是,彥無雙照舊沒有表情的說道:“不要口水。”

    彥福要爆掉了,但是想著自己現在是來表示歉意的,不是爆脾氣的時候,所以就憋了回去。

    “沒有口水的。”小聲的反駁著,這糕點可是她親自端來的,怎么可能有口水,再說了,她又沒有吃過。

    “福妹妹,你剛才吹碎末的時候有口水濺進去了。”一個柔軟甜膩的聲音在耳邊響了起來。

    彥福這次是真的要爆了,這丫鬟也忒是沒了規矩了,這主人說話的時候,哪有丫鬟插嘴的道理,濺進去,你眼睛是放大鏡還是顯微鏡啊,這都看的見,還妹妹,妹你鳥啊。

    ‘唰’的一下抬頭,死死的盯著眼前的丫鬟,只見人家一副楚楚可憐的表情凝視著自家的哥哥,那一雙淚目滿是憐惜,好像隨時就會那么充上一泡水,真叫人惡心。

    “誰是你妹妹啊,沒規矩的給我一邊去。”彥福看著眼前的這個女的,再想想她的目光,感覺自己的東西被她搶走一樣,分外的不舒服,再說了,‘福妹妹’,誰你妹妹啊,滾一邊去吧!

    “福妹妹。”只見那女的一聲驚惶無措的聲音,愣是讓人聽了以為是欺負了她,那眼里的淚水瞬間就滿了,還像小溪似的給流了出來,真當是說放就放,以為是自來水呢,還有那哭喪臉,是死了爹還是死了娘,以為裝個小白花就可以了啊,也不看看她彥福是誰,就這么好欺負么。

    “我可沒姐姐,真是當不起你的一聲叫啊,還有你是誰啊,我彥家有你的地么,趕緊的給我一邊去。”特么的現在裝小白花,剛才和她搶碗的力氣去哪了,被狗吃了還是被狼叼了。

    小白花捏著手絹擦著眼淚,一聲不響,但是那眼神就這么悲戚的看著彥無雙,好像是彥無雙欺負了她一樣,連看都不看彥福一眼,彥福更是生氣了,鼓的包子臉都漲的通紅,這哪里來的野女人啊,還在她彥府撒野。

    彥福最受不得的,就是別人搶了自己的東西,例如:彥無雙。她自己怎么的嫌棄怎么的欺負是她的事,別人可是一點都不能覬覦。

    所以現在看著那個小白花看著自己的哥哥連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炸的連毛都豎起來了。“你誰啊你,在我哥哥房里干什么,是丫鬟就要有丫鬟的自覺,站在這里干嘛。”

    “我不是丫鬟。”小白花盈盈淚目看著彥福,彥福只覺得自己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你說這么一張臉看著自己,能不讓雞皮疙瘩都肅然起敬的么。

    “你說不是就不是,騙鬼呢。”撇一下嘴角,彥福火力全開,安撫不了哥哥,還整不了一朵小白花么。

    “福妹妹,我真的不是,我是戚夫人的侄女。”小白花扭著手絹小心翼翼的解釋著。

    彥福可沒聽過戚夫人,假夫人的,這彥府哪里輪得到一個外人說話了。“彥府可沒有什么戚夫人的,小白花是不是攀錯親戚了?”

    “戚夫人是無雙哥哥的娘親,我是無雙哥哥的表妹。”說完羞澀的朝彥無雙笑了一下,可惜彥無雙沒有看到,他現在還在生氣呢,要是福福再把糕點拿過來的話,他就咬一口。

    “表妹?這年頭最不缺的還就是表妹,再說了,這彥府可沒有戚夫人,假夫人的,通房丫鬟到是有一整個院子,怎么樣,有沒有興趣,我給你介紹一下?那群芳園的待遇還是不錯的,錦衣玉食,比你攀親帶戚的好多了,以后也不用你出去拋頭露面,給人端碗送藥的,只要張口吃飯伸手穿衣好了,哦,對了,還有比手段,你沒點手段可是不能把我大伯拉到你的床上的。”彥福想著大伯的群芳院可還沒有這么一朵小白花呢,雖然姿色是不錯的,但是放到那群芳院里面,還不定被排到最后幾位去呢,裝柔弱可憐的又不是只有你一個。

    彥無雙聽了彥福有點偏激的話,,覺得福福有點過了,雖然這個表妹他也不認識,但是這話可不是一個大家閨秀能說的,所以就出聲阻止道:“彥福,你的教養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穿越肉文之肉情四射,穿越肉文之肉情四射最新章節,穿越肉文之肉情四射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