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是不是又重了?我再輕點……”秦悄嘴角露出小得意的笑。

    秦悄捏的很快,就想快點去玩。

    “急什么?”戰擎還能不知道秦悄為什么捏的這么急。

    但是,還是故意問道。

    秦悄捏的毫無章法,但是,卻格外的舒服,這雙手還有點用。

    “叔叔們都在等著我……”秦悄笑瞇瞇道。

    戰擎瞇著眼,差不多舒服了,“好了!”

    他這邊剛說完,那邊秦悄立馬停下,起身就要跑,卻被戰擎給扯住了帽子。

    戰擎扯著秦悄的帽子,把他拉到牌桌前。

    戰擎直接坐到了秦悄的位置上,“在給我揉揉肩膀。”

    秦悄看著自己的位置被戰擎坐了,氣的不行,她還沒玩夠。

    剛才不是說讓她玩么……

    “想玩,就按!”戰擎唇角一勾,露出淡淡邪肆的弧度。

    秦悄氣的腮幫子鼓鼓的,但是,還是不情愿的給戰擎按肩膀。

    “老大,我都輸慘了……”喬猛輸的最多,看到換戰擎上來,立馬來了精神。

    趁著老大還沒完全清醒,好好贏贏他。

    “熊樣!”戰擎笑著扔出去一張牌。

    “這小子今天要是不贏回來,估計要郁悶死。”方進把煙扔給戰擎,笑道。

    鹿城就看著秦悄那氣鼓鼓的樣子,移不開眼。

    戰擎瞇著眼,透過煙霧看著鹿城,抿了一下唇。

    唇上結痂的位置還有些疼……

    咬的可真狠。

    戰擎上來第一把就給喬猛點炮一把大的,樂的喬猛都要跳起來了。

    “秦悄,給錢!”戰擎把煙蒂捻滅在煙灰缸里,對著秦悄說道。

    “什么?”只顧著生悶氣的秦悄,確實沒有聽見戰擎說什么。

    “我說給錢。”戰擎又重復了一遍。

    “這是……這是我贏的啊?”秦悄不干了,她玩了一晚上贏的錢干嘛要給九叔用。

    “嗯?”戰擎只是只是尾音上揚的一個嗯字,就讓秦悄忍著火氣,從帽子里掏錢。

    方進看著秦悄那掏錢,如同要他命一樣的動作,笑著搖頭,這小子太可愛了。

    一個時候過去后,一直在那里給戰擎按摩的秦悄,終于忍無可忍了。

    九叔玩了這么長時間,一把沒贏不說,一直點炮,而且專門點大炮,簡直就是炮手。

    秦悄的帽子,越來越癟了,眼看著贏來的錢,都要輸光了,秦悄悶悶不滿的開口道,“九叔,我來玩會吧!”

    “繼續按,我有叫你停?”戰擎打麻將的時候,煙癮比較重,又點了一支煙道。

    “都要輸沒了……”秦悄就差氣的直跺腳了。

    這時,鹿城才發現了戰擎的嘴角壞了,晚上吃飯的時候,還不是好好的。

    “老大,你嘴角怎么壞了?”鹿城笑著問道。

    “對啊,我剛才還想問來著,傷口不小。”喬猛這會把輸的錢都贏了回來。

    秦悄這時才想起來,自己把九叔給咬了。

    九叔酒醒了,不會記起來吧?

    她玩的都把剛才被九叔強吻的事情給忘記了……

    “嘴?那個是……狗咬的!”戰擎摸著自己被咬壞的唇,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新章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