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不行,尾巴一直交代,不能讓你單獨行動。”

    費度的臉色十分暗沉,整個人都消瘦了不少。

    即便是在這個時候,他依然要保證秦悄的安全。

    因為他們是過命的兄弟……

    “秦雄不會殺我,不會動我分毫,你也看到了形式,對我們不利。”

    “就那個東西,分分鐘,就把我們炸個粉碎。”

    秦悄指著一個巨大長方弧形的裝備,上面裝了二十枚火力巨大的炮彈。

    “要下去也是我和你一起。”

    費度怎么會不知道,但是,不管對方的火力配備有多猛,他都要保護秦悄。

    “沒有你帶著他們不行。”秦悄拍了拍費度的肩膀,“相信我,完事了,咱們喝一杯。”

    秦悄想,這個時候,費度需要兄弟和酒。

    費度的下頜緊緊的咬合著,眸子里是極力克制的痛。

    秦悄從直升機上滑下來,槍都沒帶。

    就這么姿態從容的走進了穆府。

    直升機轟隆的聲音,仿佛成了一種強勢的登場配樂。

    秦悄一身迷彩裝,小腿上別著一把匕首,這是她身上能看得到的武器。

    秦悄一路進來,所有人的眸光都看著她。

    因為在他們眼里,瘦小的秦悄,根本就不該有,這樣強勢從容的強大氣場。

    那傲視一切的眼神,讓他們分分鐘想要開槍把秦悄崩了。

    可是,穆爺下了命令,不能動這個男人分毫。

    穆爺依然坐在輪椅上,那一雙眼睛毫無焦距的看向一點。

    秦悄看著他笑著,老天有時候就像是在捉弄你一樣。

    她之前費了那么大的力氣,也沒有找到秦雄。

    每一次接到他的電話,那種無力的感覺,讓她想要殺人。

    因為她秦悄最厭惡的,就是不能掌控,聽人擺布。

    現在他人就在她面前。

    而且還不是她的親生父親,就算是她現在殺了他。

    也不需要有任何心理上的不安。

    所以說老天就是這樣,讓你抓狂氣惱后,又會給你一塊糖吃。

    這個糖她喜歡,不是秦雄和宋伊人的孩子,真的是太特么的好了。

    “我是該叫你一聲穆爺,還是叫你秦雄啊?”秦悄在距離穆爺五米左右的距離停下。

    “悄兒……”秦雄笑著叫著秦悄。

    秦悄聽到這沒有變聲后的“悄兒”就笑了,笑的特別的邪肆狂佞。

    “自己的兒子不要,養了別人的兒子這么多年,秦雄,我該說你心狠還是說你心善啊?”

    秦悄唇角上勾,露出邪肆的弧度。

    現在倒是她想要玩玩了,她就賭秦雄不知道,她不是他的兒子。

    “老幺兒我喜歡,所以就一直養著,想著以后你們兄弟見了面了,你也會喜歡,果然,他也很喜歡你,你也疼他。”

    秦雄一直盤著手串,那被燒傷整容后的臉,笑起來其實有些慎人。

    “爸爸一直在等著你來,我就說,我秦雄的兒子那么聰明,不會讓我等太久。”

    可以說,秦雄對秦悄很滿意,雖然,她不聽自己的話。

    但是,對于他能這么出色優秀,他很欣慰。

    “爸爸?你配嗎?”秦悄冷笑著,好像是聽到了多么好像的事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新章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