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戰牧雙手撐在茶桌上,身子前傾,一字一句的對著戰擎說道。

    戰擎坐在那里一動不動,身子像是被釘住了。

    “你當年不是問我為什么娶宋伊人嗎?那是因為她手里有那份證據。”

    “不過,她以為我娶她是因為擔心證據曝光,戰氏就毀了?”

    “錯,她哪里知道我娶她,不過是為了,有一天,秦雄要是回來報仇,也會先找她,這樣就不會殺我個措手不及。”

    “而她和秦悄也會是我的人質,可我卻沒有想到,秦悄那么有本事。”

    “你不知道秦雄這個人的命有多大,幾次都沒弄死他,他就成了我心里的一根刺……”

    “九,你知道我的身體為什么不好嗎?憂思成疾,這是心病。”

    戰牧說話時,語氣至始至終都沒有任何的波動。

    戰擎看著戰牧,聽著他說這些事情,眸光從最初的震驚,到現在的陌生……

    對,是陌生,他看向戰牧的眼神,就像是在看陌生人。

    因為這個他叫了多年大哥的男人,讓他感覺如此的陌生。

    “九,你不必用這樣的眼神看我,要么他殺了我,要么我殺了他,我可不是只找了幽冥。”

    戰牧笑著把戰擎面前的茶杯拿起,而后倒掉,“可惜了這茶。”

    “你若傷他分毫,兄弟情義也就盡了,既然你身體不好,就好好休息。”

    戰擎起身,沉聲道,“父親曾說過,人總是要為他做過的事情負責。”

    戰擎說完,轉身就走。

    “九,你以為大家為什么怕你?尊你一聲九爺,沒有戰家,你以為你是誰?”

    戰牧直接把茶海上的茶杯掃落,茶杯落地,發出清脆的破碎聲。

    “我從來都沒有覺得自己做錯了,你以為當年想弄死他的人,就我嗎?”

    “他擋了太多人的財路,想他死的人多了。”

    “秦悄恨每個戰家的人,他的不幸,你也有份,因為你姓戰。”戰牧因為情緒過于激動,而呼吸急促。

    心腹趕緊走過來,把藥遞給他,“大爺,您別動氣,我扶您去休息。”

    車上

    戰擎接連抽了三根煙,而后給車律打了電話。

    “今天起戰氏我全面接手,還有全面凍結戰牧的資金,再查除了幽冥,他還雇傭了哪些殺手組織。”

    “知道了,還有剛才碰到你家悄悄了,他什么都知道,而沒和你說,應該是不想讓你為難。”

    “還有,他問我你在國外,有沒有關系比較好的女人,還有小孩,還說你說想那個女人了,我怎么不記得有這么個人?”

    車律又問道,猜不出來的事情,他要是不知道答案,會很鬧心。

    “司南是小孩嗎?”戰擎其實沒什么心情,回答車律的問題。

    “我艸……”電話那邊的車律直接掛了電話,他怎么沒想到是她。

    戰擎掛了電話,看著車窗外的雨刷器左右搖擺著。

    這突來的一場雨,讓人心煩。

    戰擎削薄的唇緊抿著,給秦悄打了電話過去,但是,他并沒有接。

    接連打了兩個,都沒接……

    戰擎皺眉,眸色變得擔憂起來,又打了一個過去,結果是還沒有接。

    戰擎擔心是悄悄出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新章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