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秦悄抽出紙巾,趕緊擦嘴,特么的,夜斯這是要整死她。

    “是吧你大爺!”沖著夜斯喊了一句。

    立馬回過頭去,看著九叔,然后撒嬌道,“九叔,回家睡覺吧!好困。”

    戰擎看了一眼秦悄后,大手扣住她的腦袋,往下一壓,而后看向夜斯。

    “知道這是哪兒嗎?知道他是誰的人嗎?”

    戰擎這話說的很低很沉,可是,卻透著渾厚的霸氣。

    那種與生俱來的氣勢,就是坐在那里,都不會削減半分。

    秦悄被壓著頭,這是嫌她礙事,阻礙眼神交流么。

    夜斯看著戰擎,雙拳緊握,他怎么會不知道這里是哪兒,又怎么會不知道秦悄是誰的人……

    之前他一直認為秦悄會和他結婚,因為他看到了,卻不想最后和他在教堂的會是許歡顏。

    剛才看到戰擎吻秦悄,她那一臉嬌羞的模樣,夜斯,就知道了,這個女人不再會是屬于他的。

    應該說,她從來都不是他的。

    他知道秦悄說有的秘密,他自認為他最了解她的人……

    戰擎他什么都不知道,可是,最終,卻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他,擁有了秦悄。

    夜斯很想說,“我特么才不管這是哪兒,她就是我的人,我夜斯的人。”

    以前,他一定說的出這話,可是,現在就是他想說都說不出來。

    那一雙陰柔的眸子,不甘不服的看向戰擎。

    “九爺,我家小斯不懂事,你別往心里去,我這個當姐夫的,帶他敬你一杯酒!”

    這時,費度端起酒杯,對著戰擎說道。

    費度這話一說出來,所有人都愣住了。

    尤其是尾巴和耗子,在他們的心里,費度那人,絕對不會說出這樣的話,我家小斯,姐夫……

    這怎么就成了姐夫了?人家夜魅可沒說要和他在一起。

    夜斯對于姐夫這個稱呼也是相當的震驚,他雖然想要他姐和費度在一起。

    可是,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會多出來一個姐夫……

    這種感覺真特么的奇怪,完全的說不出來那種心境,很復雜。

    秦悄則是側頭看向費度,這特么絕對是喝醉了,要是不醉,他絕對不會以姐夫自居。

    秦悄又轉過頭去,想看看夜斯被除了他姐以外的人叫小斯,是什么表情。

    可是,頭剛轉過去,還沒等抬眼看,就被九叔又給壓低,轉了過來。

    看費度就行,看夜斯就不行,還能再霸道點嗎?

    不過怎么辦,她就喜歡她家九叔這悶騷霸道的樣子。

    就喜歡他看著冷冰冰,卻對她熱情似火的樣子。

    戰擎深邃的眼眸微微瞇起,而后拿起桌子上的酒杯,“給你這個姐夫面子!”

    而后跟費度碰了一下杯,喝了杯中的酒。

    放下酒杯的時候,再次看向夜斯,沉聲道,“這里是戰魂,他秦悄是我戰擎的人,現在是,以后是,一輩子都是!”

    “所以,別再說出讓我不悅的話,也別再惦記他,我脾氣是真的不太好!”

    戰擎的脾氣眾人皆知,那是真不好,而他所有的好脾氣好耐性都給了秦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新章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