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秦悄看到了白墨眼里的擔憂,“確切的說是四次,昨天下午也有一次,我以為是蓋被子熱的……”

    “再說你緊張什么,一個發燒而已!”秦悄摸了摸自己的眼皮,特么的,跳的她心煩。

    “怎么能不緊張,我帶你去檢查一下!”

    白墨是醫生,對于這種突來發燒,又突然退燒,必須要重視。

    “檢查一下也行,你安排吧,別讓醫生查出來我是女的就行。”

    秦悄笑道,絲毫沒有把這個發燒放在心上。

    說是去檢查不過是讓白墨安心,因為被人關心擔心,心里很溫暖,那種感覺很好。

    秦悄看著路燈,以前她總認為路燈是最孤獨的,看著就傷感,就像是她。

    可是,后來她就喜歡上了在路燈下走,因為一個路燈到另一個路燈的距離,都有影子的陪伴,不孤單。

    “悄悄,我爺爺病重了,給我安排了相親……”

    白墨走著,淡淡開了口。

    自從那件事情被家里知道后,他已經很久沒有回家了。

    秦悄停下腳步,回頭看向白墨,他家里人明明知道他心里有人。

    不可能去相親,接受別人,還非要弄這么一出。

    “意思意思就行,反正只要讓人家姑娘看不上你就行了!”秦悄濕漉漉的眼睛一轉,笑道,“反正你爺爺不會真的病重,他那身體好著呢,不過讓他那么愿意動的人,裝病,也是夠難為他了!”

    秦悄知道白墨的爺爺,那老頭的身體,比誰都硬朗。

    他比白墨還注重養生,年輕人都比不上他的身體好。

    白墨看著秦悄,溫潤的眸子里盡是笑意,“我感覺我是真的被你帶壞了,因為我也是這么想的。”

    “你特么的這么說……我怎么感覺自己好有成就感,那你說說想讓人家姑娘怎么討厭你,看不上你?”

    白墨這么乖的人,都能被自己帶壞,多有意思。

    她也想知道白墨到底被她帶壞到什么程度。

    “相親去吃火鍋,然后都點我愿意吃的東西,吃完后再aa,我網上查的,說是這樣,就肯定相親不成!”

    白墨很認真的說道。

    “艸,就你這張臉,女人看一輩子,不吃飯都不餓,還aa,她都不會讓你花一分錢!”

    秦悄聽了白墨的話笑道,她家小白還是太嫩,道行太淺。

    也太低估了他這張帥氣的臉……

    “那要怎么辦?”白墨覺得這招都夠損了。

    “相親的時候告訴我,我會神助攻,不過話說回來,這件事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秦悄想了想,也許這件事,會是她家小白感情的一個轉折。

    白墨笑著點了點頭,雖然不知道秦悄要干什么,但是,就是相信她。

    其實不單單是白墨,所有人對秦悄都有這種感覺。

    所以,當夜魅找到秦悄的時候,白墨就先離開了。

    秦悄看著夜魅就笑了,這一個個的都找她,她家九叔一會就得等急了。

    秦悄看著夜魅,人如其名,真的是一個很有魅力的女人,難怪費度會對她這么著魔。

    “費度威脅你了?”秦悄先開了口,問出的話,讓夜魅臉上的笑僵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新章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