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如果沒有這一天的經歷,秦悄想,她就不會有此時這么大的驚喜。

    這種控制不住流淚的心情,讓她站在那里,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因為太黑,看不清楚九叔推著的是什么蛋糕。

    好像看著也沒什么造型,要是沒有蠟燭,她會以為九叔推著的是一個桶。

    一百多號人一起嘶吼出來的生日歌,絕對是秦悄聽過最好聽的生日歌。

    當九叔走近,秦悄看清楚是什么蛋糕了,哭著笑了……

    蛋糕大概有八九十公分高,最頂端上,站著兩個拉著手的Q版軍人,扛著槍,身后還有一大一小兩只狗……

    從做工上能看出,絕對是生手,因為做的很粗糙。

    “生日快樂,我的悄悄!”隔著燭光,戰擎看向秦悄,眸光深沉。

    “做的還不錯!”秦悄看了一眼九叔,又看向那兩個Q版的小軍人。

    “這個……老大做了一天,蛋糕師傅都要撞墻了!”

    一旁的遲帥趕緊說著,因為他陪了一天,也想撞在蛋糕上,撞死。

    他們家老大也有做事不行的時候。

    “大嫂,生日快樂!”身后傳來齊齊的一聲祝福。

    “同樂,你們這群混蛋!”秦悄回頭對著所有人喊道。

    他們所謂的搞一下,居然就是這么搞了她一天。

    一會一個都不放過,居然敢這么對她。

    “吹蠟燭!”戰擎今晚的聲音格外的柔和。

    因為,這是他第一次為喜歡的人準備驚喜,這一天的心情都有些小激動。

    男人終歸是男人,想不起來浪漫的許愿,直接就是吹蠟燭。

    秦悄自己也沒有想到要許個愿,后來,她無比的后悔,自己為什么當時不許個生日愿望。

    秦悄吹了蠟燭,燈亮了,大家就起哄,要親一個。

    秦悄也等著九叔來吻她,可是,九叔卻沒吻。

    “不想出丑!”戰擎側頭在秦悄的耳邊,輕聲的低語道。

    現在他只要一沾上秦悄,就會有很強烈的反應。

    這么多人在,他又不能再跑回宿舍,去沖冷水澡。

    秦悄舍不得吃掉九叔Q版的小軍人。

    誰知道她舍不得,九叔就幾口就把她的小Q版給吃了……

    要知道九叔很少吃甜食,而蛋糕他更是不吃。

    特么的他們家九叔,這是多想把她吃進肚子里去。

    舍不得吃的,還有糖果和三七……

    糖果面前的盤子里,是三七的Q版,而三七的盤子里,是糖果的Q版。

    雖然做的不像,但是,這倆貨也是認出來了,都眼巴巴的看著。

    就在秦悄看著這倆郁悶的狗傻樂時,感覺到脖子上一涼。

    然后用手一摸是一條項鏈,牛皮繩的項鏈,下面掛著一枚戒子。

    而這戒子……應該是子彈殼壓平,再打磨薄,疊壓,然后做出來的戒子。

    這也是九叔做的?

    戰擎從身后擁住秦悄,輕輕咬著她的耳朵說道,“這是我第一次中彈,留下來的彈殼。”

    秦悄握緊了手中的戒子,心里微痛,“戒子不應該是一對?”

    她更想知道,九叔的脖子上是不是,也掛了這樣一條項鏈。

    他那樣性子的人,要他戴這樣的東西,絕對是難為他了。

    “你給我戴上!”戰擎把另一條項鏈放在秦悄的手里,沉聲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新章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