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方糖其實有些怵九爺,沒想到秦悄會把他帶來。

    接到她電話的時候,她還特意告訴了尾巴,現在尾巴還在隔壁做飯。

    說是要好好犒勞一下秦悄,這會九爺來了,怕是他們中午都要餓肚子了。

    “九爺,請進!”方糖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秦悄看出了方糖的拘禁,拉著九叔的手臂往里面走。

    “大甜,叫九叔,不用那么見外!”

    戰擎對待外人很少會笑,這一點秦悄也發現了。

    和她在一起的時候,倒不這樣,嘴角總是掛著隱隱的笑意。

    方糖哪里敢叫九爺九叔……

    秦悄知不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她那么肆無忌憚叫九叔。

    方糖就只是笑,笑的臉都有點僵了。

    她好想把秦悄抱住,耍個流氓,看看她的小饅頭長沒長。

    可是,九爺在這里,她連坐都不敢坐。

    秦悄一看大甜那如同受氣小媳婦的樣,就把九叔給推到沙發那里坐下。

    “都說不讓你上來,你看她嚇的……”秦悄說話的時候,還在九叔的手臂上捏了一下。

    她自己都沒有發現,一直以來,她對九叔的這些小動作,都是情侶間才會有。

    “她怕我干什么?難道她肚子里的孩子,真是你的?”

    戰擎感覺身后有東西,伸手一拿,居然是個毛絨小熊公仔,隨手就扔到了一旁。

    “沒完了是吧?”秦悄小聲地說道。

    “你不是也沒完沒了的說未來小九嬸!”

    秦悄在心里艸了一聲,九叔這張嘴,怎么這么欠咬。

    “咳……”方糖咳嗽了一聲,在秦悄回頭的時候,給了她一個眼色,那意思就是讓她進臥室,她要問話。

    這么明顯的眼神,九叔自然是看的出來。

    “秦悄,你幫我看看臥室窗戶,是不是密封條不行了,有點關不嚴!”方糖對著秦悄說道。

    這會也不管是不是太明顯,她實在是好奇死了。

    秦悄和她九叔絕對有問題,她好激動怎么辦,因為她好想秦悄和九爺在一起。

    “她肯定有話和我說,你……別瞎想!”秦悄說完這話,就感覺自己的臉有點燒,特么的,她好像又害羞了。

    戰擎瞇眼看向秦悄,這話怎么聽著,都覺得像是在“安慰女朋友”

    秦悄和方糖進了臥室,關上了門。

    “趕緊給我坦白,怎么回事?方糖用手指戳著秦悄的胸小聲道。

    “別戳,戳爆了再……”秦悄趕緊用手護胸,大甜這個小色女,一會不占她便宜,她都手癢。

    “爆……我說祖宗,我都戳的手指頭疼,又硬又平,你還好意思說爆?”

    方糖看著秦悄護胸,又去捏她屁.股。

    “胎教胎教,注意點!”秦悄立馬嚴肅道。

    平時他倆不正經就不正經了,這會還懷著孩子,必須注意。

    “哦哦哦……趕緊說你和你九叔怎么回事?”

    大甜立馬正經起來,問道。

    “就那么回事唄!”

    秦悄說著摸摸自己的臉,唔唔,好熱。

    “我艸,你把你九叔……掰彎了?”

    這些帶感的艸啊特么的啊,大甜都是跟秦悄學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新章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