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劉慧這是被秦悄給打老實了,捂著臉再也不敢亂說話了。

    鐘離看向秦悄,唇邊微微顫.抖,“我當時拍……只是覺得畫面很美……”

    鐘離的聲音干澀不自然,她怎么就這么不冷靜,為什么要在這個時候爆出照片,做這種自己打臉的事。

    鐘離,你怎么就忘了鐘傾的警告,一定要小心秦悄,可是,你卻屢次載在他手上。

    “鐘離,我和蕭逸寒是有些過節,但是,你不能為了搞我秦悄,而抹黑我九叔,這做法太齷鹺!”

    秦悄看著鐘離一字一句的說道。

    “我沒有!”鐘離臉色一片蒼白。

    “有沒有你自己心里明白,你什么目的,坐在這里的每一個人都清楚,別用你的低智商來挑戰我們。”

    秦悄拿出自己的手機,解鎖放在許團長面前,“首長,我和誰都愿意撒嬌親密,照片不能代表什么!”

    秦悄的手機里有很多張照片,有她摟著大武脖子,兩人笑的很開心的樣子。

    大武露出一口白牙,笑的像個孩子。

    還有秦悄和小白一起拿枕頭打鬧的照片。

    和鹿城額頭低著額頭撞頭的照片。

    還有石磊背著她的照片……

    翻到后面,還有許歡顏站在她身后,下顎抵在她肩膀上的照片。

    許團長看自己兒子,竟然和秦悄那么親密。

    他兒子的性子,他是了解,特性,誰都看不上,能和秦悄玩的這么好,實屬難得。

    秦悄一句都沒解釋和九叔摟抱的事情。

    “遲帥,安排車,送她們走!”一直沒說話的戰擎緩緩的開了口,語氣低沉,倒是聽不出什么情緒。

    “是,老大!”遲帥應道。

    “要走的趕緊走,晚了不送!”

    遲帥話說的很沖,本來挺好的慰問演出,全被這幾個女人給攪合了。

    大武說的對,沒一個長的好看的,因為心不好,人怎么會美。

    “我只能說秦少嘴皮子真好,什么都讓他說了,我們文工團本是來慰問演出,可是,最后,秦少打了我的人,幾句話又給我定了罪,這戰魂是他秦少說的算嗎?”

    鐘離豁出去的說道,既然事情都已經這樣了,她也就無所顧忌了,不是只有他秦悄能說會道。

    “對,就是他秦悄說的算,因為這里是——戰魂,我戰擎的地盤。”

    戰擎從許團長手里,直接拿過手機,翻看著里面的照片,聲音低沉的說道。

    語氣明顯帶著怒氣,看著這些親密的照片,戰擎就想把秦悄扔床上狠狠的教訓一下,不讓人省心的東西。

    聽了九叔的話,秦悄立馬捂嘴憋氣,特么的又要打嗝。

    鐘離沒有想到戰擎會當著許團長的面,這么公然的護著秦悄。

    “他娘的,你到底走不走?還讓不讓人吃飯了!”

    大武一拍桌子站起來,怒道。

    鐘離接二連三的被打臉,哪里還能再待下去,只能走人,心來積滿了怨恨,秦悄,我和你沒完。

    秦悄什么也沒說,坐下來繼續吃飯,她是真的餓了。

    剛拿起筷子吃了一口炸酥肉,就看到九叔手指要點擊了刪除……

    “九叔……”秦悄抓住戰擎的手叫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新章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