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許歡顏躺在白墨的腿上睡著了,而白墨的手搭在許歡顏的身上。

    那自然而然的動作,又給了夜斯一種,他們已經是老夫老妻的感覺。

    而后腦子里就出現四個字“歲月靜好”

    真的是艸了……

    夜斯驀地閉上眼睛,裝作沒看見,下車。

    進去洗個澡,睡個覺,然后就什么都忘了。

    不憋屈了,不委屈了……

    司機傻愣愣的看著他們家少主,閉著眼睛下了車。

    然后伸著手,摸著車,走著,那樣子就差一根棍,外加一個碗。

    白墨先于許歡顏醒過來,溫潤的眸子里,帶著茫然之色。

    看到躺在他腿上的許歡顏,他才反應過來,他跟著他們回到帝國了。

    車上,就他和許歡顏,夜斯不在,而司機站在外面。

    白墨輕輕的搖了一下許歡顏,“歡顏,醒醒。”

    白墨的聲音很柔,柔到跟催眠曲差不多。

    真的是很難叫醒許歡顏,反而讓她睡的更沉。

    “歡顏,別睡了,醒醒。”白墨嘆口氣,在許歡顏的鼻子上撓了一下。

    這一招對許歡顏最管用,每次她不起床,白墨就用這招。

    這一招對拜拜同樣受用。

    “夜斯,你大……”許歡顏睜開眼看到是白墨,閉了嘴。

    “我還以為是夜斯,我睡著了啊!”

    許歡顏看著是在車里,迷迷糊糊的坐了起來。

    看了一眼車窗外,他們已經回到帝國了,可是,車上卻沒有夜斯。

    “夜斯呢?”許歡顏抓了一下頭發問道。

    “估計這會泡醋缸呢!”白墨笑著回道。

    不用想都能猜到,許歡顏躺在他腿上睡著了,多么親密的姿勢。

    不知道他和許歡顏關系,肯定是要誤會。

    夜斯看見了不吃醋就怪了。

    “我打算開個醋廠,要不都養不起他,這么能吃醋。”

    許歡顏冷哼著說道,雖然話很沖,可是,唇角的笑,卻很深。

    白墨笑著打開車門,下了車,以前他都沒有發現許歡顏這么皮。

    果然是有了愛,就不一樣,真的不一樣。

    “走,釀醋去!”許歡顏挽著白墨的胳膊,笑道。

    “真把他氣急了,該發脾氣了,他那個脾氣,我還真有點怕。”

    “畢竟是失憶了,萬一和我動手,我豈不是只有挨揍的份兒。”

    夜晚的風有點涼,但是,卻很舒服,走在軟軟的草坪上,有些小愜意。

    尤其是白墨,今天對于他來說,真的是刺激的很。

    本是說要回去洗澡睡覺的夜斯,卻在廚房做宵夜。

    等他把宵夜做好的時候,還狠狠的艸了一聲。

    當白墨和許歡顏走進餐廳的時候,夜斯真想把宵夜扔進垃圾桶。

    “你們兩個睡的還好嗎?”夜斯頭也不抬的問道。

    “嗯,好,睡的特別好。”

    許歡顏還挽著白墨的手臂,說出的話帶著一絲沙啞,有點小性.感。

    聽了許歡顏的話,夜斯氣惱的抬起頭,就看見,許歡顏竟然還挽著白墨的手臂。

    歪頭靠在白墨的肩上,一副小鳥依人的姿態。

    夜斯雙手撐在餐桌上,陰柔的眸子里,迸發出惱怒的光火,像是一只要發狂的小獸。百镀一下“你是我戒不掉的心動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新章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