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正好白墨來了,他一會抽空好好和他聊聊。

    “男孩子嚴一點管著沒錯,該怎么管就怎么管,就象這樣。”

    白墨抱著晚晚站了起來,笑著說道。

    而后又一臉嚴肅的看著拜拜,開了口,“拜拜,站好,你觸電了?站沒站樣,跟沒骨頭似的。”

    白墨說話的語氣非常的嚴肅,聽著他的話,夜斯都不自覺的站直了身子。

    好像他也觸電了,站沒站相了一樣。

    夜斯覺得自己雖然對拜拜很嚴厲了,但是,和白墨比起來,還是差了一些。

    也不知道是不是見慣了,白墨溫潤如水的樣子,都沒見他和誰大聲說過話。

    這會見他這么嚴肅的樣子,他還真的是有點不習慣。

    不,可以說是相當的不習慣。

    令他更不習慣的是拜拜居然很聽話。

    立馬站直了身子,一句話都沒有嗆回去。

    和他這里不嗆個百八十回,都不算完。

    結果在白墨那里,聽話的很,還真的是見人下菜碟。

    他這一臉壞人相,在拜拜那里不好使。

    而白墨這張好人臉,居然格外的好用。

    真的是讓人太意外了……

    “神奇了,我要是這么管他,他會抖腿抖的更厲害,反正就是要和我對著干。”

    夜斯也不怕丟人,直接和白墨說道。

    “如果你說了很多次,他還不改掉壞習慣,那么你可以罰他數豆子,不同顏色的豆子,越多越好。”

    “有一點,一定要記住不管怎么不聽話,都不能上手打他。”

    白墨抱著晚晚,感覺她沉了,真的是幾天不抱,感覺就不一樣了。

    “數豆子,我怎么覺得這個懲罰的方式這么熟悉……”

    夜斯微微蹙眉,他就感覺自己應該是看過這個畫面,只是想不起來了。

    拜拜翻了一個白眼,不想告訴他爹,他陪著他數了好幾次豆子了。

    當然熟悉了……

    “晚晚在學騎自行車?”白墨問著晚晚。

    “嗯,但是,總是搖搖晃晃的,不穩。”

    晚晚有些失望的說道。

    她一直覺得騎自行車應該挺容易的,看見別的小朋友騎都很快,也很好。

    而且有的比她還要小,怎么到她這里,就騎的不好了。

    “這是你組裝的?”白墨又笑著問了夜斯。

    “啊,組裝了兩個多小時,我和你說這個東西可難了。”

    夜斯覺得自己兩個小時,組裝上一輛自行車,已經很厲害了。

    雖然這個過程,讓他暴躁的想要把自行車給砸了。

    擰螺絲的時候,幾次都擰不好,煩透了。

    為什么不組裝好了再賣。

    夜斯哪里知道,蘇昂為了給他一個表現的機會。

    特意把已經組裝好的自行車給拆分了。

    就是為了讓他親自組裝,這樣的意義更不同。

    他哪里會想到,他們家少主,竟然這么笨,組裝個自行車,還那么費勁。

    在他抱怨,為什么買的時候,不給組裝好時。

    蘇昂愣是裝傻,沒敢說是他費勁給拆分開的。

    “兩個多小時,你還少組裝了東西,該說點什么呢!”

    白墨指了指自行車的后輪那里,而后笑著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新章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