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一聲夜總叫的很是疏離,明明他也是夜家的人。

    “坐。”夜斯對著夜奔抬手示意,讓他坐下。

    夜奔貼著沙發邊坐著,手放在腿上,一下下的摳著牛仔褲。

    樣子很緊張,都不敢抬頭去看夜斯。

    “我來……是這個,這個我不要。”

    夜奔從自己的帆布包里,拿著一個檔案袋,雙手捧著放在桌子上,然后推到了夜斯那邊。

    夜斯一看檔案袋就知道這是夜氏的東西,他不用打開看,就知道這里面是股轉轉讓書。

    許歡顏和他說了,把他二叔的股權轉到了夜奔的名下。

    算是給他的謝禮,畢竟也算是貌死來救。

    后來許歡顏讓猛虎去二爺的別墅問過,傭人說的是,二爺不知道怎么就把夜奔給打了,還給關了起來。

    等發現的時候,人已經跳樓逃走了。

    要不是樓底下是草坪,估計人就得摔個殘廢。

    沖著這個,那些股份給他也不算厚禮。

    “為什么?”夜斯看了一眼時間,他一會還要打幾個電話。

    “不是我的東西……我不要,再說我和夜家也沒關系。”

    “我當初回夜家,不過是我媽……算了,不想說,總之我不要。”

    夜奔說話的聲音很小,說完起身對著夜斯鞠了一躬,然后,就走了。

    走了兩步又停了下來。

    “對了,那個姓高的男人,抓到了嗎?就是錄音里,那個和我爸……說話的那個秘書。”

    夜奔說的姓高的那個人,就是之前夜家二爺的私人秘書。

    跟了夜家二爺一年多,給他辦過很多事。

    “還沒有。”夜斯靠在沙發上坐著,那個人確實沒抓到,像是人間蒸發了似的。

    “那一定要抓到,所有的事情,他都參與了……我擔心不抓到他,他會報復,你們注意點安全。”

    夜奔說完,又鞠了一躬,然后離開。

    夜斯看著夜奔消失的背影,若有所思,正如許歡顏說的。

    這個夜奔雖然是他二叔的兒子,但是,和他完全不一樣。

    呆板書生氣,最主要的是他不貪。

    夜斯的手指放在腿上,輕輕地有節奏的敲著,到底是真的不貪,還是想要更多……

    看守所

    夜家二爺現在還在看守所,因為還沒有定罪。

    夜斯其實不想來,但是,夜家二爺的律師找過他兩次。

    說是一定要見他,有話和他說。

    按照他們家許歡顏的意思,就是要他熬著,什么時候熬不住了,什么時候再審判他。

    人就是這樣,在沒有定罪的時候,就心懷希望,又惶恐不安。

    矛盾的心理,會讓人焦躁度日。

    這比定了罪,認命接受,要痛苦的多。

    身體上的痛苦遠不如精神上來的摧殘,更讓人痛不欲生。

    “小斯,你的車禍真的不是二叔做的,不是。”

    夜家二爺一見到夜斯,就立馬說道。

    生怕說晚了,他盼著的人就會消失不見。

    “我承認,我是想要許歡顏和你們的孩子死,我是被逼急了,我是糊涂了……”

    “萬幸的是他們都沒事,我知道我犯了大罪。”

    “可是,看在我是你二叔的份兒上,求你放我一跳活路。”百镀一下“你是我戒不掉的心動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新章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