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秦悄笑著抽出一支煙,點上,靠在沙發上,姿態慵懶,瞇著眼看向謝文。

    “戰家又不給我錢花,趕就趕,表哥不嘗嘗?這是新貨,我最近靠它賺了不少。”

    “這年頭就是什么賺錢干什么,餓死膽小的,撐死膽大的,我是特么的活明白了!”

    齊美薇經常出入夜店,所以對于這些新型的玩意也都知道,偶爾和朋友們也吃抽這些東西,所以,她見怪不怪。

    靠在秦悄的身上,也想要抽一口,秦悄卻說了一句,“你就別抽了,我不喜歡女人抽煙!”

    其實,秦悄抽的這支就是普通的煙,并沒有加料。

    齊美薇一抽就能知道,所以,不能給她抽。

    謝文推了一下眼鏡看著秦悄,秦悄再不受戰家人待見,但是,九爺寵他,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要是把他拉下水,那是有利,有些部門要是秦悄去走動,肯定都要給九爺面子。

    “你和薇薇結婚后都是一家人,齊家早晚都是你們來管,這樣,等我下次出國談事,你就跟我一起,學著怎么上手。”

    謝文說完,秦悄的眼睛一瞇,笑道,“以后就是我和薇薇結了婚,齊家還是得靠表哥主持大局,以后都聽表哥的!”

    謝文對于這么上道兒的秦悄很滿意,齊美薇已經被秦悄給迷的昏天暗地,哪里還管他們說什么。

    談的差不多了,齊美薇就給謝文使眼色,讓他趕緊走。

    謝文笑著說有事,就先離開了。

    秦悄是知道謝文和齊美薇搞過睡過,要么都說齊美薇爛,只要是個男人的床就上。

    秦悄拉著齊美薇起身,特么的都要黏她身上了。

    “我帶你去見兩個帥哥!”

    秦悄看了一圈,沒看到許歡顏和白墨。

    “好啊!”齊美薇對剛才和秦悄一起,進來的兩個男人可是念念不忘,都是極品帥哥,要是今晚能幾個人一起玩,就她就爽了。

    秦悄看到有一個半包里,圍著好幾個人,隱約好像看到有小白。

    快步走過去,可不就是許歡顏和小白,被圍在了里面。

    秦悄站在一側看著,小白紅著臉,許美人則是氣惱的瞪著圍著他們的人。

    果然沒有了狙擊槍和棒棒糖的許美人,就只會高冷瞪人了。

    許歡顏就只是槍打得好,身手是一點都不行。

    白墨更不用說了,那是打你一拳,都像是給你撓癢癢一樣。

    就說他倆這長相,在酒吧,肯定不安全。

    現在許多人都不掩飾自己好男色的癖好。

    尤其許歡顏和白墨都長得這么極品,那些男人又怎么會按耐得住。

    “不喝可是不給浩哥面子,浩哥丟面子,兄弟們可不答應,要么你們自己喝,要么浩哥喂你們喝,選一個吧?”

    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滿臉橫肉,一腳踩在玻璃幾上,指著上面的幾瓶烈酒說道。

    秦悄知道這人,彭浩,人稱浩哥,專門玩男人,而且聽說玩法極其變態。

    許歡顏側頭看到了秦悄,就那么看著她,抿著唇生氣的樣子,說不出的可愛。

    秦悄想,許歡顏要是一個女人,一定是個禍水。

    沖著許歡顏揮揮手,而后,秦悄痞痞的做了一個,讓他陪酒的動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新章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