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    許歡顏的身子一僵,熟悉的氣息將她圍繞,那么霸道強勢。

    突然而來的夜斯,讓許歡顏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也忘記了撞在衣架上的疼。

    本來昨天后背就被夜斯給弄疼了,這會再撞一下,疼上加疼。

    許歡顏聳了一下肩膀,但是,并沒能把夜斯扣在她肩膀上的手給聳掉。

    反而是夜斯扣的更緊了,這就像是一種無聲的警告。

    許歡顏忍了,這么多人在,她要是和夜斯硬碰硬,丟人的只會是她。

    因為夜斯一不高興,指不定又會做出什么事來。

    不,他就沒有高興的時候。

    許歡顏知道夜斯會再找自己,只是沒想到會這么快。

    她又猛然的意識到,夜斯這是跟蹤她嗎

    那他是不是也看到她和白墨,在童裝區給孩子買衣服了

    店員一看突然出現的夜斯,看著他身上穿的衣服也不是什么名牌。

    自認為見多識廣的店員,自是把夜斯也歸為“買不起”的一類。

    長的再帥又怎樣,摟著剛才那個窮酸男人,兩人一看就是男男關系,惡心。

    要說這個店員就是個物質女,巧的是她和商場的一個部門經理有一腿。

    自認為帥的男人就是要有錢有權,這年頭,那些長的好看的小白臉都是吃軟飯的。

    “說他買不起就是買不起,我就是說一百遍,他也買不起,不但他買不起,你也買不起。”

    店員手里拿著那件襯衫,就差沒直接扔在許歡顏的身上了。

    聽了店員的話,許歡顏那清冷的臉上,竟浮現出笑意。

    要是把這家店里的衣服都買下來,她是買不起。

    但是,就是這樣的商場,夜斯買它百八十個,太買得起了。

    “是,我買不起,但是”許歡顏清冷的開口道。

    許歡顏本想說,“你傷了我,你也賠不起”

    誰知道店員一聽許歡顏的話,直接打斷了她,冷哼一聲,“買不起,你也得賠。”

    說著店員就把手里的襯衫,甩到許歡顏的身上。

    但是,襯衫沒砸在許歡顏的身上,就被夜斯給伸手接住。

    然后直接回手,就甩在了那個店員的身上。

    雖然襯衫打在身上不疼,但是,在別人看來,夜斯這個動作也算是打人了。

    男人是不該動手打女人,但是,夜斯認為,他只是以牙還牙罷了。

    大概也是在他心里,許歡顏被定為需要保護的角色,比較弱。

    “我的人,也是你能碰的”

    夜斯那陰柔的聲音里,帶著狂佞的霸氣。

    我的人,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是我的人。

    “啊,你們兩個變態男人,居然打女人”

    那個店員跺著腳,指著夜斯和許歡顏大喊道。

    “你們真惡心,變態,不要臉,尤其是你,簡直惡心死人了”

    而后店員又一臉作嘔又嫌棄的罵道。

    許歡顏的性子,怎么能允許別人這么罵自己,揚手就給了那個女店員一耳光。

    雖然說男人不能打女人,但是,她本就是女人,就打了。

    許歡顏這一巴掌打的力道不小,直接打的那個女店員,頭一歪。

    這一耳光也驚住夜斯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新章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