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    就在白墨話音剛落的時候,晚晚開口叫道。

    白墨手里拿里剛拿過一個手搖鈴,要收起來。

    晚晚奶聲奶氣的一聲爸爸,讓白墨的手一松,手搖鈴就掉在了地上。

    晚晚從地上爬起來,晃晃悠悠的走向白墨,扶著他的腿,仰著小臉,笑的甜甜的又叫了一聲“爸爸”

    白墨蹲下身子一下子就把晚晚抱進懷里,“晚晚我的晚晚”

    白墨哭了,這一聲爸爸來的太突然了,而且晚晚還叫的這么好聽。

    這么好聽的聲音,叫他爸爸

    白墨真的把晚晚和拜拜,當成自己的孩子一樣在照顧。

    這一刻,他忘記了自己有多辛苦,忘記了自己每天睡很少的覺,有多困

    他覺得自己太幸福了,可是,幸福之余,他又覺得對不起夜斯。

    他好像偷了他的幸福,這是他的女兒,卻叫了他爸爸

    “晚晚,叫爸爸了”

    許歡顏這個時候也反應過來,笑著對白墨說道。

    剛才拜拜叫她媽媽的時候,她激動的都沒有哭。

    可是,這會晚晚叫白墨爸爸,她卻哭了。

    因為她知道白墨有多辛苦,她希望她的孩子,能夠感受到這份辛苦。

    以后他們會好好的孝敬白墨,而這一聲的“爸爸”就是一個開始。

    “媽媽”好像聽到自己媽媽說了這話,拜拜不太服氣,竟然也開口叫道。

    只是他叫的還是媽媽,不是爸爸

    “這兩個孩子”拜拜叫媽媽,白墨也高興。

    總之就是太高興了,那種感覺說不出來。

    想大聲的喊一喊叫一叫,或是跳個舞,總之就是想要表達一下。

    “拜拜,你個小淘氣。”

    許歡顏在拜拜的臉上親了又親,眼睛紅了,但是沒哭。

    唇角是掩飾不住的笑意,那笑透著幸福。

    晚飯的時候,白墨喝了酒,自己一個人喝的。

    這個時候,他沒有可以分享喜悅的人。

    就連元鈺都不在,出國了。

    許歡顏又是哺乳期,不能喝酒。

    但是,白墨自己一個人喝著也高興。

    看著坐在餐椅上自己吃輔食的拜拜和晚晚。

    一直笑著,笑著笑著就喝一口。

    拜拜和晚晚是八個月時,開始給他們吃輔食的。

    也是剛吃沒多久,兩個孩子還挺愿意吃。

    “晚晚”白墨拿著錄像機,看著嘴上都是糊糊的晚晚,叫了一聲。

    白墨不讓喂,完全讓他們自己吃,能吃多少吃多少。

    餐椅衣服弄臟了清洗就是了,孩子雖然小,但是,給他養成了習慣,他們能做很多事情。

    晚晚吃了一勺糊糊,看著白墨甜甜的笑著,叫了一聲爸爸。

    白墨應了一聲,有些微微泛紅的臉上,那笑格外的暖。

    白墨里里外外都透著高興,怎么都平復不了的亢奮。

    白墨笑著應了一聲,又叫了一聲,“拜拜”

    拜拜沒有搭理他,勺子用的不好,氣惱的直接用手去抓著糊糊往嘴里送。

    白墨都給他錄上了,看著他那小模樣,白墨就想到了夜斯。

    拜拜的脾氣是真的像夜斯,特別的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新章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