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    ?    糖豆說的小哥哥是拜拜,不到三歲的糖豆說話也很清晰了。

    語言開發這個東西真的是很神奇。

    有的孩子不開發鍛煉,說話就晚,吐字不清晰,而且思維不夠快。

    像戰書和糖豆都是在一歲多剛冒話的時候,就進行了語言訓練。

    所以,都比同齡的孩子,說話更利索,吐字更加的清晰。

    “白柏柏怎么那么討厭。”

    戰書和拜拜一直都不合,拜拜認為戰書就是來和他搶姐姐的。

    而戰書則是認為,拜拜是橫在他和晚晚之間的小燈泡。

    戰擎沒有直接上車,而是站在車邊抽了一根煙。

    他的煙癮不重,只是偶爾會抽一支。

    抽完了煙,戰擎才上了車。

    在他上車后,悄悄立馬把臉別向了車窗那邊。

    很直接的告訴你,在冷戰。

    戰擎直接發動了車子,也一句話都沒說。

    戰書和糖豆則是相互看了一眼,唇角都帶著笑意。

    這兩個孩子和別的孩子不太一樣,他們兩個倒是挺喜歡看爸爸媽媽吵架的。

    他們兩個的態度和其他人一樣,都是想看熱鬧。

    因為他們見慣了爸爸媽媽膩膩呼呼的樣子,偶爾看著他們兩個吵架生悶氣,還挺有意思。

    戰擎和悄悄吵架不會像別人那樣,歇斯底里的大喊爭吵。

    而是你不搭理我,我不搭理你,氣呼呼又別扭著。

    就像是兩個孩子在斗氣一般,幼稚又可愛。

    從戰擎當了總統后,他們一家就搬到了總統府住。

    但是,一周還是有一兩天要回到席家去住。

    以前說好的一七,但是,因為戰擎太忙,所以,就變成了一周一兩次。

    這對于席胤來說也已經很滿足了。

    回到總統府,戰擎就讓總管把傭人們都遣走了。

    總管也習慣了這樣的命令,詢問了晚餐要吃什么后,就退了下去。

    戰書和糖豆各自回房間自己換了睡衣后,都跑了出來,就為看爸爸媽媽吵架。

    兩人抱著零食坐在那里,等著開戰。

    戰擎換好衣服下來的時候,就看到兒子女兒抱著零食坐在那里吃。

    雖然是零食,都是也都是有營養的小食,戰擎也就沒管他們。

    不一會悄悄洗好了澡也下來了,拿下了假發,露出她那頭過肩的長發。

    悄悄不習慣用吹風機吹頭發,所以,就用毛巾簡單的擦了擦。

    以往她洗完澡都是戰擎給她用毛巾擦。

    悄悄坐到了沙發上,抱著抱枕開始看劇本。

    悄悄是做什么都很認真,說實話,她還挺喜歡拍戲的。

    人總是要有不同的嘗試,這樣才不白活。

    現在戰魂有特殊的任務,她還是會回去。

    對于這一點,戰擎雖然擔心她的危險,可是,他更多的是尊重悄悄的選擇。

    因為槍械設計和狙擊,都是悄悄放不下的東西。

    戰擎不會因為她嫁給了自己,就強制她放下她所喜歡的東西。

    “美女姐姐,你的頭發在滴水,不擦干會感冒的”

    戰書現在不管悄悄叫媽,張口就是美女姐姐。

    “爸爸,媽媽又不聽話,你管管她”

    糖豆也配合著戰書對著戰擎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新章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