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    想到這個,許歡顏不由的露出一絲苦笑,晚晚不是白墨的孩子……

    是夜斯的……

    這是永遠都改變不了的事實,真的是很讓人厭煩。

    “對你們就一個要求,一定要捏緊了,不能露餡兒!”

    白墨看著許歡顏和晚晚,在那里動手包餃子的樣子,微微嘆了一口氣。

    心里不太舒服,不舒服的原因是許歡顏在逼著自己振作起來,因為他剛才說的那句累的話。

    可是,不逼她不行……

    暖春來了,悄悄也要生了。

    因為各項條件都很好,悄悄在和戰擎商量后,決定要順產。

    文竹的意思也是順產的好處大于刨腹產。

    因為文竹在,所以,戰擎得到允許進去陪產。

    輕輕松松開了一指后,悄悄還有說有笑的撩著戰擎。

    戰擎則是全程緊張,冷峻的臉一直緊繃著。

    雙唇緊抿著,好像孩子時刻會生出來一般的緊張著。

    悄悄生戰書的時候,戰擎不在身邊,不知道生孩子是怎么一個具體的過程。

    這是戰擎的遺憾,從悄悄懷孕五個多月消失后,戰擎就度日如年。

    他每天都在想著,悄悄現在的肚子有多大了,是不是睡得好,吃的好……

    這些問題,戰擎每天都會想很多次。

    就這么每天計算著,想著,到了預產期。

    他就在想,是不是生了,怎么生的,疼不疼,痛不痛……

    那些曾經需要靠想象的過程,如今他全程都參與了。

    從知道悄悄懷孕,三個月、五個月、七個月、八個月……

    直到現在開了一指,整個過程,他都參與了……

    這也算是彌補了懷戰書那時的遺憾。

    “九叔……疼……”當悄悄開三指的時候,就疼的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那種無法形容的痛感,讓悄悄縮著身子疼的小臉蒼白無血色。

    頭發都被汗水給打濕了,貼在額頭上。

    戰擎用文竹告訴他的辦法,把手搓熱,然后在悄悄的后腰上給她揉搓著。

    每次陣痛來的時候,就這樣做,會減少悄悄的疼痛感。

    其實,也減少不了多少,不過是會舒服那么一點點。

    文竹說,順產就是這樣,有的人沒怎么痛就指全開了,生的很痛快,也不會怎么遭罪。

    但是,有的人,就開指開的很慢,過程會有些長,自然承受的痛也會多一些。

    “不行,咱們就直接刨腹產吧?好不好?”

    悄悄那一聲聲的“九叔……我疼……”

    聽在戰擎的耳朵里,像是刀子一下下的刺進他心里,疼的不能呼吸。

    以前悄悄是怕疼,可是,大多數都是裝疼,來博得戰擎更多的疼愛,或是要躲避懲罰。

    每次戰擎也都是睜只眼閉只眼。

    可是,這會,戰擎是真的感受到了悄悄的疼。

    戰擎的眼睛紅了,不是要哭的紅,而是無助焦慮的那種紅。

    一向無所不能的戰擎,這會完全是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要是可以,他就替她生了,一點都不想她受這份罪。

    “不要,都三指了……”悄悄忍著疼,雖然她也疼的要死,可是,都現在已經三指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聊人生,尋知己~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手機版閱讀網址: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新章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