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秦悄直接用衣角在臉上抹了一下,“小白,水給我喝口!”

    看到白墨手里拿著水瓶,秦悄說道。

    “我喝過了……”白墨看著自己手里的水瓶,要是秦悄是個男的,他也就給了,但是,她是女孩子……

    “我又不嫌棄你!”秦悄覺得好笑,她自己不被別人發現,就小白這么小心翼翼,也得讓人懷疑,她是女的。

    “還他娘的打不打?真他娘的墨跡!”

    姜文武在那邊看秦悄和白墨在那里磨磨唧唧,惱道。

    其實他不是罵人,就是口頭禪習慣了。

    “乖,等著!”秦悄則是不急不緩的開了口,說出的話,讓大家都笑了。

    戰擎沉著一張臉,站在那里看著白墨,把水瓶打開遞給秦悄。

    就在秦悄剛要接過水瓶的時候,一個石子準準的就把水瓶打翻在地。

    秦悄回頭看過去,本來還是一眼的凌厲,但是,在看到九叔站在那里時,瞬間就收回了這抹凌厲,變成了有些慌亂的神情……

    看著九叔負手而立,那是誰打掉的水瓶?

    秦悄看著九叔瞇著眼看著她,只能憨憨的一笑。

    “老大,這人真他娘的墨跡,你管管……”

    姜文武是個急脾氣,一心想要贏秦悄。

    戰擎則是瞇了眼沒說話,一直看著秦悄。

    “再玩三局,你能贏我一局,今晚都算我輸!”秦悄抿了一下唇說道。

    秦悄的話一出,看熱鬧的立馬叫好,這話說的霸氣。

    “你他娘的太囂張了……”姜文武被氣到了,指著秦悄喊道。

    “就這么囂張,有人慣著沒辦法!”

    秦悄看了一眼九叔后,濕漉漉的眼睛轉了一圈,又轉了一圈,就像是小孩子氣人一般的說道。

    就在秦悄說完這句話后,戰擎冷硬的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秦悄身子略微前傾,挺.翹的屁.股微微的撅.起,準備發球,而后道,“你贏我一局,就算我輸,我脫光了跑圈!”

    戰擎一聽秦悄的話,嘴角的笑意又瞬間斂去,脫光了跑圈?

    他還真敢說,他的身體,他還沒看過,就敢給別人看?

    “別墨跡,來!”姜文武揉了揉鼻子,惱道。

    真他娘的太丟人了,被一個毛還沒長齊的小子給虐了,折了面子,他怎么能不氣?

    秦悄耍了兩下羽毛球,在姜文武又要罵“他娘的”的時候,把球發了出去。

    這一局打了好幾個來回,相比于姜文武打的謹慎認真,秦悄則是打的有些隨心所欲了。

    那球拍揮出去,簡直就像是在玩耍一般……

    姜文武一個扣殺,秦悄輕松反手就給打了回去。

    這個球接的漂亮,姜文武沒以為秦悄會接到,愣是沒接住他反手打過來的球……

    這一局姜文武又輸了,連著輸了三局……

    “來!”秦悄不得不承認,姜文武的球打的不錯,起碼還能和他打幾個回合。

    第二局,姜文武又輸了,看熱鬧的人更加的興奮了,其實不關于輸贏,是這球看的過癮。

    第三局,秦悄嘴角上勾,露出邪氣的笑。

    球拍揮起,這一球打出去,讓所有人都愣住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新章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