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秦悄就吃了一口馬卡龍,那濕漉漉的小眼神,就滿是滿足。

    “九叔車好就是快,十分鐘就能買回來!”

    秦悄看著戰擎手里的盒子,唇角上勾,笑道。

    從住院部下樓到停車場起碼也要十分鐘。

    這應該是剛才遲帥來的時候買的,那一定是九叔授意的。

    戰擎看著自己的手指上那一小圈牙齒印,上面還粘著馬卡龍的碎末。

    把手指伸到秦悄的嘴邊,“別浪費了!”

    低沉的一句話,帶著霸道,但是,還是婉轉的沒有直接說,“舔.干凈了。”

    秦悄的舌.尖舔.弄了一下自己的唇,笑道,“九叔,你怎么這么壞!”

    “我再壞也沒咬人,不知好歹!”戰擎說著又把手指靠近秦悄唇邊幾分。

    微瞇的深邃眼眸透著幾分灼熱的氣息。

    “誰讓九叔逗我,兔子急了還咬人呢,這話也不是隨便說說而已。”秦悄上牙碰下牙,咬了又咬,人可愛,就連牙都長的可愛。

    “你不是小狗的鼻子,還聞不到味兒?”

    戰擎看著秦悄偷偷的咽了一口口水,估計這會兒是饞壞了。

    “九叔……”秦悄撒嬌的叫了一聲九叔,氣惱急了。

    “吃干凈,否則別想吃剩下的,浪費可恥!”戰擎這次直接把手指送到了秦悄的嘴邊。

    意思再明顯不過,他手指上的碎末必須吃干凈,怎么吃,總不會給你拿個勺子叉子吃,肯定是舔著吃。

    秦悄氣的直磨牙,九叔手指上帶著馬卡龍的誘人的味道。

    她這會餓,說不定真會一口咬斷九叔的手指,嘎嘣嘎嘣的嚼了。

    浪費是可恥,但是,九叔更無恥,但是,這話秦悄也就只能在心里說說而已。

    最終還是沒出息的屈服在了馬卡龍的誘.惑下,伸出舌尖,舔.弄了一圈九叔的手指。

    那眼神要多委屈就多委屈,戰擎看著就喜歡,但是,喜歡之余,是從指尖傳遍全身的酥.麻。

    就是舔個手指而已,卻能讓他渾身都燥了起來。

    “九叔看看干凈不?”秦悄一雙濕漉漉的眼睛,一直盯著戰擎那只手里的馬卡龍盒子,一個“饞”字,就寫在她臉上。

    “張嘴!”戰擎拿出一枚馬卡龍送到了秦悄的嘴邊,沙啞的聲音帶著緊繃的難耐,那么的明顯。

    秦悄小嘴巴張的大大的,一口就把小小的馬卡龍吃進了嘴里。

    咀嚼的時候,晶亮的眼睛里,都是滿足。

    “是鐘傾燙傷了你,但是,九叔沒能給你討個公道!”

    戰擎看著秦悄吃,淡然的開口道。

    “我知道鐘姨她哥是你的戰友,犧牲了,她是烈士家屬,你要是因為我對她做了什么,讓別人怎么看你,我又沒事……”

    秦悄趕緊把嘴里的馬卡龍給咽了下去,說道。

    她一開始也沒打算讓九叔給她討個公道什么的,不過是順手除了鐘傾而已,這個女人心思壞,放在九叔身邊,總歸是不安全。

    她也深知她哥犧牲了,臨終前托付九叔照顧他的家人。

    她要的就是九叔記她受了委屈又識大體懂事的好,這樣他才會更加的對她好,疼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最新章節,最強軍婚:首長,求輕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