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琴澤起身站起,“小心使得萬年船,我記得教過你。雖然,你不是我的孩子,不過,你知道我一向看重你,不要讓我失望。”

    宮墨宸跟著站起身,“干爹放心。”

    琴澤輕點了一下頭,“我老了,撐了琴家一輩子了,也是時候交給你們搭理了。”

    他的手拄著拐杖,走出客廳。

    臥室里,他一眼就看見坐在那里哭的何芬。

    “要哭的話,回你房間哭去。”他冷聲說道。

    何芬抹著眼淚,“就算老爺對我沒感情,可是婷婷總是你的孫女吧?你怎么就這么狠心的趕婷婷出門?難道她還不如琴笙?您可別忘了琴笙的外公家是……”

    琴澤不等何芬說出來,手里的拐杖就戳到了地上,“你的話太多了!”

    何芬的唇角狠狠一抽,“我只怕老爺忘了,把琴家都奉送給了別人,你可別忘了琴笙的外公最后說的什么話!”

    “他的話我不會忘記。琴家誰也滅不了。婷婷現在離開了琴家,對她來說未必不是好事。在琴家也未必是安全的。”琴澤說道。

    何芬一怔,老爺子的話從來不多,但是說出來的話,就是字字珠璣!

    “老爺是說琴家現在有危險,所以你才同意婷婷立刻琴家,讓她避避風頭?”

    “我要休息,你出去吧。”琴澤坐在搖椅上合著眼睛說道,他的眉頭深深擰起。

    何芬終于明白老爺子的用意,連忙起身退出房間,“我懂了,我這就走。”

    琴笙陪著秋慧看好傷,囑咐傭人照顧著秋慧,她跑去客廳找宮墨宸。

    超大的客廳里,夕陽的余輝已經散盡,一團黑色籠罩在男人的身上,讓他看起來更加森冷懾人。

    “小叔,你在想什么?”琴笙走過去拉住男人的手。

    她看得出他望著窗外的深邃眸光里糾結著很多的事情,而這些事情都是她不知道。

    宮墨宸回頭看向女孩,她的小臉瑩白如玉,唇角上掛著她甜甜的笑容,如他們的初見。

    他的長臂將女孩摟入自己的懷里。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恨不生同時,日日與君好。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離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可是老至少人在,而天涯海角總有盡頭,但他們之間卻隔著生死,只是他唯一不能掌控的東西。

    他的手捧起女孩的小臉,他還沒來及寵她,給她一世的榮寵,就要離開她,再不能護她周全。

    他現在能做就只有,把能給她的東西都給她,把能掃清的危險都替她清除了。

    琴笙窺不懂男人幽深如海的眸子,她只是覺得小叔,今天抱得她好緊。

    “小叔,下毒害林鶯的人,是不是才是害我的真兇?”她問道。

    宮墨宸扯動了一下唇角,“別瞎想,沒什么人是小叔對付不了的。該吃晚餐了,不餓嗎?”

    他跳轉了一個話題,手摸在女孩的胃口上,“嗯,餓了,肚肚都癟了。”

    “噗!小叔,人家長大了!”琴笙揮開男人的手,她都多大了,他還和她玩小時候的游戲。

    宮墨宸苦笑了一下,是啊,她大了,如果她永遠不大,那該多好,是不是他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

    一頓晚餐吃下來,除了利昂有事沒事的和她耍著流氓,倒是也沒有和往常不同的。

    讓琴笙覺得詫異的是,何芬和鄭敏的情緒轉換的真快,吃飯的時候,完全看不出剛才撒潑的樣子,好像琴韻婷只是去同學家玩了,一會兒就回來一樣。

    —

    熱鬧的夜總會里,琴韻婷要了一堆小吃和各種雞尾酒,獨自喝著,她剛從五星級的賓館出來。

    被趕出來的時候,她還挺怕的,不過她想起自己的卡還在身上,那卡是她爸爸給她的,里面還有不少錢。

    于是她給自己在五星級的賓館租了一套房間,吃了一頓飯,然后出來玩。

    她忽然發現被趕出來的好處,就是沒有門禁,也沒人管著她了。

    驀然,一道女人的身影朝她走過來,坐在她的對面。

    她抬眸便看見了顏菲,讓她意外的是顏菲沒有絲毫的落魄,反而一身的光鮮。

    “你來干什么?”她沒好氣的問道。要不是顏菲找林鶯的時候,說出是她讓她去的,她能被趕出家嗎?

    顏菲拿起桌子上的一杯酒,優雅的喝道,“我聽說你被趕出琴家了,所以過來看看老朋友。”

    “哼!你會這么好心?找我干什么?”琴韻婷問道。

    “不用這么冷臉對我,這個世界上除了,我沒人能幫你了,別忘了,我們的仇家一樣。”顏菲說道。

    琴韻婷譏笑出聲,“你幫我?你爸爸被抓,顏家落魄了,你還能幫我?”

    顏菲的唇抿成了直線,討厭死琴韻婷這副看不起她的樣子。

    “你不過是被琴家趕出來的小姐,你有什么驕傲的資本?”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我爸爸回來,一定會接我回琴家的,而你呢。你爸爸回的來嗎?”琴韻婷抬起她的下巴,她從來沒看得起任何人過。

    顏菲一甩手里的杯子,一杯酒潑到了琴韻婷的臉上。

    琴韻婷抹著臉上的酒,手拍在桌子上,“你敢潑我?我打死你!”

    她伸手就要揪顏菲的頭發,顏菲一動不動的坐著,毫不在意琴韻婷伸過來的手。

    就在琴韻婷要抓到顏菲的時候,幾個彪形大漢沖過來,一把將她按在了桌子上。

    “顏小姐,這個女人要怎么處置?”保鏢問道。

    琴韻婷的眼睛都快瞪掉到地上,顏菲竟然還有保鏢?他們家不是不行了嗎?

    “把她給我輪了!”顏菲逸出幾個字。

    “啊!顏菲,你敢!”琴韻婷嚇得喊出聲。

    “哼,我為什么不敢?你還不知道,這個夜總會是我的吧?”顏菲說道。

    琴韻婷徹底傻眼了,顏菲爸爸被捕,顏菲非但沒事,過得比以前還要好了,她發現自己真的錯看了人。

    “你怎么會有夜總會?誰給你的?”

    “當然是我的主人給我的,你要是想歸順我的主人,我幫你說一句,看在我的面子上,你能混得和我一樣風光。他還能幫我們實現所有愿望!”顏菲說道。

    “你的主人是誰?你帶我見見他。”琴韻婷急忙說道。

    “把她押過來。”顏菲命令道。

    幾個保鏢押著琴韻婷跟著顏菲走進一個單間。

    琴韻婷看見坐在單間里,帶著銀色面具的男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最新章節,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 任二直选单式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APP安卓系统 幸运七星彩计划软件 二八杠技巧口诀纸牌 免费时时彩龙虎计划 大乐透近5000期走势图 七星彩几种特殊打法 大乐透篮球有16吗 类似必富大宝的游戏平台 北京pk10赛车开结果 分分pk10保赢投注法 pk10每天赢一期方案 全网36码特围 单机麻将免费 pk10人工1期计划在线 七星彩技巧准确率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