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我一定會要他的命!”威廉低吼出聲,他一直尊重的師傅,就是所有事情的幕后黑手!

    “威廉,這次不希望看見你再有一點善念的放過他!”西斯囑咐著自己的兒子。

    他的兒子什么都好,就是有一點,感情太深,而且都埋藏在他的冰冷之下。

    “父王,我會把他的人頭給你!”威廉的聲音冷如阿拉斯加的寒流。

    西斯揮了一下手,“去吧,回去休息。”

    威廉折身走出西斯的書房,然而他并沒有回自己的寢室。

    在聽見書房門被關上的一刻,西斯頹然的跌坐在椅子上,他的神志到現在都無法接受,他已經失去了一切!

    -

    在山洞里照看著戀戀的琴笙,看見回來的飛鷹。

    “蜀黎!你回來了!”戀戀沖向男人的懷里。

    宮墨宸抱起戀戀,親親她的小臉蛋,“真乖,有沒有淘氣?有沒有聽麻麻話?”

    他的語氣透著幸福的音符,這種回到家,就看見自己女人和孩子的感覺真好。

    “戀戀很乖的,蜀黎,你要怎么將獎勵戀戀?”戀戀的手臂勾著男人的脖子,奶聲奶氣的問道。

    宮墨宸的手指掐了一下小奶包的鼻子,“你想要什么獎勵?”

    “我要小兔子,還有小松鼠,還有小浣熊。”戀戀如數家珍的說道。

    宮墨宸的眸底浸著慈愛的眸光,凝著懷里的小奶包,,戀戀和琴笙小時候真的很像,都喜歡這些小動物。

    “好,去看看門口有什么?”

    他伸手把小奶包放到地上,讓她自己去房門口找東西。

    戀戀的眸子閃過靈光,已經意識到了什么,她高興的沖房門。

    “啊!小松鼠,小兔子!蜀黎,你真棒!”

    房門外放著兩個籠子,一個籠子里放著兩只小松鼠,一個籠子里放著兩只小兔子。

    她驚喜的把兩個籠子提進房間。

    “麻麻,你看小松鼠和小兔子。”

    琴笙看著自己歡天喜地女兒,彎了彎唇角,在利昂的城堡時,戀戀也鬧著要,不過每次養的小動物都會意外死亡,不是被打死,就是被踩死,她知道那些都是音音做的。

    沒想到,飛鷹上將會讓她女兒在這里養這些。

    其實這些小動物看著可愛,但是會有味道的。

    她抬眸看向男人,輕聲道謝,“謝謝。”

    不管她和戀戀是怎么被男人關在這里的,她都感謝他能讓戀戀這么開心。

    宮墨宸走向琴笙,謝謝,她終究是和他生分的說謝謝了。

    “我喜歡戀戀,你不用擔心我的傷害她。”他說出了心里話。

    眼前的戀戀跪坐在白色長毛地毯上,凝著眼前的籠子,松鼠在籠子里跑著轉輪,而兔子啃著胡蘿卜。

    一切都是這么的美好,和諧的讓人移不開眼。

    琴笙眸光一斂,“既然這樣,就放我和戀戀出去行嗎?”

    “現在不行,瑞爾士帝國覆滅了,在肅清威廉和西斯之前,戀戀太危險。你和她呆在這里才安全。”宮墨宸說道。

    琴笙詫異了,似乎他關著她們,只是為了保護她們。

    “是你毀了西斯的帝國?那黛雨煙呢?她逃走了嗎?她的孩子找到了嗎?”她急切的問道。

    “她還在西斯的身邊,不過,她沒有危險,西斯不會真的要她的命。”宮墨宸說道。

    西斯是什么人?殺伐決斷,他的個性從來不許他猶豫,如果想要殺黛雨煙,會拖十幾年都殺不了?

    唯一能解釋的原因就是,西斯從來沒想過殺黛雨煙。

    琴笙的眉頭蹙起,“我還是希望黛雨煙能離開西斯,畢竟西斯太危險。”

    “很快就會有人帶她走,你不用擔心她的安全。”宮墨宸說道。

    “誰會帶黛雨煙走?”琴笙意外了。

    “到時候,你會知道的。”宮墨宸解釋道。

    戀戀從長毛地毯上爬起來,抱住男人的長腿,“蜀黎,我餓了,想吃烤肉。”

    宮墨宸抱起小東西,“小食肉動物。蜀黎這就給你做飯,你和麻麻擺餐具。”

    “好。”戀戀點點她的小腦袋。

    宮墨宸抱住孩子走向廚房,烤肉很簡單,地下就是天然的冰窖,里面放著腌好的肉,只要烤一下就ok。

    琴笙跟著男人走出來,幫忙烤肉。

    男人在炭火上靠著滋滋冒泡的肉,而戀戀蹲在一邊看著。

    這一幕畫面讓她恍惚著,是在做夢,夢里多少次,她都夢見過這樣一幕,她和宮墨宸和戀戀一家三口在一起。

    她的眸底溢出來水澤,她的小叔在哪?

    宮墨宸將從外面采來的鮮花插在瓶子里擺放在餐桌上,把烤好的烤肉放在碟子里。配上一點蔬菜沙拉和甜甜的玉米粒。

    “可以吃飯了。”他抱住小奶包把戀戀放到腿上。

    琴笙的唇抿了一下,終究是沒再說出讓戀戀自己坐椅子的話。

    這一幕太美好,美好到她不想打破。

    如果是宮墨宸,他也會這樣對戀戀吧?應該比疼愛她,更疼愛戀戀!

    她的眸光凝著給戀戀切牛排,喂戀戀吃飯的男人,嗓子里像是堵著軟木塞,讓她說不出話來。

    “怎么不吃?我做的不好吃嗎?”宮墨宸沉聲問道。

    這可是他新學的手藝。

    “不是,很香的,我吃飯。”琴笙說著切自己的烤肉。

    就當是夢吧,她就當在夢里和宮墨宸一起吃飯了。

    宮墨宸的眸光凝著小女人的臉上,他能看出琴笙的臉色不好,眸子里透著傷。

    一口氣憋悶在他的胸口里,是因為他沒答應她,放她和戀戀走,她才生氣了吧?

    就因為晚幾天見利昂,她就生氣成這樣?

    他手里的刀子只差被他攥彎了。

    她就這么愛利昂?那個男人有什么好?

    一餐飯再每個人的心思中吃好了,戀戀站在椅子上承包了耍碗的活。

    宮墨宸站在小奶包的身邊教她刷碗。

    “別動,小東西,泡沫弄到你鼻子上了!”他伸手擦小奶包的鼻子。

    戀戀的眸光一轉,閃過小狐貍般的狡黠,她的小手把泡沫涂在宮墨宸的面具上,“蜀黎,你長白眉毛和白胡子了,你像圣誕老人!”

    宮墨宸故意瞪著眼睛,“我是圣誕老人,你是小圣誕老人,過來,一起長胡子!”

    他的臉蹭在戀戀的小臉上,把泡沫都蹭上,戀戀瞬間變成小花貓。廚房里傳出小女孩銀鈴般的笑聲。

    陡然,宮墨宸的山洞顫動了一下,發出巨大聲音。

    “快跑!”宮墨宸眸色一變,抱住戀戀,拉著琴笙跑向山洞的出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最新章節,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 赌博21点玩法介绍 大赢家体育比分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号码 软件龙虎赌博押注技巧 到底有没有北京时时开奖结果 北京快三单双大小规律 加拿大pc28预测手机版 十三幺怎么胡 彩票中的双面盘是什么 欢乐生肖平台哪个好 快三骰子怎样稳赚 快速时时正规吗 打鱼1000炮 后四一码不定位稳赚 时时彩技巧 多赢人工计划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