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生氣?我為什么生氣啊?明泰愛的人是初夏,而且我覺得能配的上明泰的人也只有初夏!初夏好棒,設計服裝還拿獎了,又開時裝秀,也只有這樣的女人才配站在明泰的身邊。

    我只是明泰的一個小粉絲,我只想默默的祝福他,看著他幸福我就高興了!

    玨哥哥,我知道我是你的未婚妻,我不會愛上別人的,等我病好了,我們就結婚,然后生我們自己的孩子。”

    她羞澀的抱住司空玨,她很清楚喜歡只是喜歡,她仰慕明泰,但不是占有的愛。

    對于司空玨她知道,他是她從小訂婚的丈夫,她的一生都只會是這個男人,而這個男人對她真的很好,好的沒什么可以挑剔的。

    司空玨的手拍拍女孩的后背,可是莘彤可以把自己當小粉絲不覬覦明泰的愛情,但是他卻不到。

    因為初夏本來就是他的,連兒子都給他生了,他根本放不下對初夏的感情,而這種感情,在知道健健是他的兒子后,更加泛濫如潮!

    他仰頭一嘆,到底要怎么樣才能兩全?又能不傷害到莘彤,又能奪回初夏?

    他想他是太貪心了……

    明泰的車開向初夏的家,今天他沒讓初夏再回度假村工作,反正琴笙都安排好了,他就讓初夏好好休息。

    他的手拉住初夏的手,女人的神智一直恍惚著,“別擔心健健,司空玨會好好待健健的。”

    初夏的牙咬在自己的唇上,“可是司空玨不知道健健是他的兒子。我怕……”

    “放心,醫者父母心,司空玨再怎么樣也有他的職業操守在。他不會不盡心。”明泰勸著初夏。

    真的不知道?呵呵,他怎么不覺得?尤其司空玨看健健的眼神,都像是要把健健刻在眸子里,他并覺得初夏不說司空玨就會一點不察覺不到。

    畢竟是血親,總會有感覺的,而且司空玨現在明著暗著和他搶初夏,他不信司空玨什么都不知道,明知道初夏懷孕了,還要追初夏回去!

    “嗯,我知道他的制藥技術很專業,我也知道莘彤很疼愛健健,我應該放心的!”初夏說道。

    “知道就好,現在上樓去補覺休息,別忘了,你肚子里面還有一個寶寶!”明泰說道。

    他穩穩的把車聽在公寓樓下,讓初夏下車。

    初夏點點頭,和明泰告別,她走向公寓樓,手摸著自己的肚子,是啊,她差點忘了自己還有一個寶貝。

    想到這個孩子是她和明泰的,她就從心里排斥,不知道為什么很不希望這個孩子,她連忙甩甩自己頭,甩不掉不該有想法。

    對不起,寶寶,麻麻不該這么想的,你是麻麻的孩子,麻麻會要你的!

    她的心涼薄苦澀著,眼淚陡然滾落,從來沒有想明白的事,就在這一刻想明白了。

    她一直不懂為什么司空玨這么狠心的不要自己的孩子,甚至可以親手給她灌打胎藥。

    原來是因為不愛!

    就像她這樣,她無法愛上明泰,也就排斥和明泰的孩子。

    她打開房門,將門關上,背靠在門上,想是有一只手從她的后腦將她所有的力氣抽走,讓她無力的癱坐在地上。

    原來司空玨是這么的不愛她!

    多少年沒再流過的眼淚,奔騰而出,腦中的畫面都是司空玨溫柔的抱著莘彤的畫面,一遍遍在她的腦子里閃現!

    -

    琴家別墅里,利昂吃過晚飯就帶著音音回他的房間休息。

    女人安靜的去洗手間洗澡,他則坐在輪椅上看著窗外的夜景。

    如果不是怕女傭再欺負音音,他根本不會讓音音和他住在一個房間。

    片刻后,音音從衛生間里走出來,她的短發上的水珠滾落,身上好像沒擦干凈,真絲的睡衣受到水氣,緊貼在她的身上,讓她玲瓏凸顯。

    “你怎么沒擦干凈頭發?這樣會感冒的,衛生間里有吹風機,你自己吹一下。”利昂說道。

    音音的眸低劃過一陣失望的眸色,她轉頭走進衛生間,拿起吹風機吹自己的短發!

    鏡子里的她,灰敗又憤恨,看著吊帶睡衣露出來的雪白肌膚,利昂怎么就一點反應沒有呢?

    她氣到想砸了吹風機,濕身、濕頭發,所有改做她都做了!

    她無奈的吹干自己的頭發,對了,利昂潔癖,她怎么忘了這個,他自然不喜歡濕漉漉的東西!

    她連忙吹干凈自己,再次走入臥室,小心的看著男人,把自己弄到最卑微的狀態。

    利昂指指床,“你睡床,我睡沙發,你先睡吧。”

    他按動輪椅的按鈕,走到自己的書桌前,處理一些歐洲的事物,不知道為什么今天的氣溫似乎有些高,他覺得嗓子有些燥熱的想喝水。

    音音聽話的躺在床上,她選擇側身躺著,擺出優美的姿勢,彰顯著她身體的美。

    沒人知道她在湯里放了什么,不過她沒敢多放,只放了一點點,因為多了就會被發現,而微量的藥,只會有促情的成分,不會讓人發現異常。

    她算著時間,覺得利昂的時間應該到了!

    利昂看著文件的眸光一瞥,掃到床上的人形,心尖好像被什么撓了一下,有些壓抑不住的癢。

    他詫異著自己的反應,這么會對音音有這個感覺?

    他放下手里的文件,按動輪椅,走出大門房門,這個時候不管是走廊還是哪里都是清冷的,正好給他降溫一下。

    琴笙走上樓梯就看見坐在走廊里的利昂,“你怎么坐在這?”

    “沒事,出來溜達一下,你的文件都看完了?”利昂問道。

    明天要開董事會,琴笙和宮墨宸交接公司的權利,所以琴笙這一個晚上都在熟悉公司的情況,當然只是大概的情況,具體細節,她要等到了公司在詳細了解。

    “看的差不多了,原來琴家的生意這么大,比我想象的大。”琴笙說道。

    “當然了,琴家在h國也的數一數二的集團,如果不是宮墨宸,琴家的公司就是h國最大的。”利昂說道。

    他的手拉住琴笙的手,眸底的火光燃起,看著小女人的樣子,就壓抑不住內心的渴望,他的手臂一收,將小女人拽坐在他的腿上,低頭吻上她的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最新章節,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 时时彩攻略与实战技巧 新疆时时个人计划 双色球在线计划软件 神奇的公式庄闲庄庄闲 二八杠技巧口诀 新疆时时五星综合走势图 4高手论坛 时时彩计划 k10全天二期计划在线 黑龙江福彩22元5走势图 竞彩足球胜平负计算器 彩票站转让协议书 麻将游戏单机 广东时时号码推荐 时时计划软件免费版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