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男人的手掐在她的纖腰上,她的背貼著男人火熱的身體,還有他身體上的水珠。

    她能感覺到他的體溫很高,像是要將她融化掉。

    “別,”她的手按住男人的手,已經感覺到他危險的抵著她。

    宮墨宸深吸了一口氣,完全壓抑不住自己的情緒,眸光打在鏡子上,鏡子里的她好美,他的另一只手的,熟練的解開她的內衣褲,將她完美呈現在鏡子里。

    他的眸光深深內斂著,像是要把這個女人刻進他的眸子里。

    唇吻在她耳輪的上,看著鏡子里她的反應,一點點吻下去。

    “不舒服嗎?告訴我,舒服嗎?”

    琴笙的耳后是男人濕熱的氣息,她的臉浮出一片緋紅。

    她的腰身被男人抵在洗手臺上,只要他再用力,就……

    “宮墨宸,不行,我身體不舒服,你忘了嗎?”

    她被男人撩得發熱的大腦像抓住最后一絲理智,她的身體才剛好,真的不能陪他滾。

    女人的話無疑在宮墨宸的頭上澆了一盆冷水,他沒再有其他的動作,只是握住女人腰身的手,握得更緊了。

    他深深的吸進一口氣,“對不起,我忘了,只是我太想你了。要不然,你用別的方法幫我?”

    他對她完全沒有抵抗力,他知道現在不能要她,但是他怎么辦?他的問題誰來解決?

    別的辦法?琴笙用手捂住自己嘴。

    “不要!你自己想辦法解決!不然讓聶鋒給你送個娃娃來!”她轉回身推著男人。

    堅決不用別的方法,上次她的下頜酸疼了兩天!

    這輩子都不想用這個方法了。

    宮墨宸額頂一黑,讓他用娃娃?

    醉了!想到那些仿真的娃娃,他就瞬時沒感覺了,對著一個娃娃發泄,他還不如用小女人的手。

    “不是身體不舒服嗎?先給你洗澡,你早點睡覺。”他冷聲說道,一臉的不爽。

    “你先洗,我等你洗完再洗。”琴笙說道,她才不要鴛鴦浴。

    宮墨宸眉頭一沉,“你覺得你在這里,我能洗得完?你先洗!”

    她光滑滑的在他眼前站著,要是他能洗得完澡,他就該去看醫生了。

    他大手抓過小女人,帶她到淋浴間洗澡。

    “放開我,我自己洗!”琴笙大叫著。

    該死的男人,手往哪摸啊?

    “叫什么?從小不都是這么給你洗的?忘了?”宮墨宸的臉色倒是如常的淡定,只是他的身體再一次誠實的出賣了他!

    琴笙無語了,那個時候她還小好不好?現在她已經長大了!

    想要嗆聲的心,在余光瞟到男人的狀況后,果斷閉嘴了,這個時候,她可不敢招惹這尊神……

    宮墨宸果斷沒敢耽誤時間的把小女人的洗好了,然后用浴巾裹上把她抱回房間,放到的床上。

    “你先睡,我去洗澡。”他囑咐一句,折身回衛生間。

    眼前緊閉著眼睛的小女人,讓他忍不住的夠起了唇角,她就這么爬的見他?

    他低頭看看自己,嗯,是有些嚇人。

    無奈的輕嘆一聲,看來只能洗冷水澡了。

    琴笙等著聽見衛生間門關上的聲音后,才睜開眼睛,她的手摸著自己的小紅臉,浴巾上還有男人體香。

    額!她在想什么?

    她的手指敲了一下自己頭,轱轆下床跑進更衣室拿睡衣穿。

    暈,原來穿這些睡衣都挺合身的,現在穿著,身上撐得滿滿的。

    看來要重新買衣服了。

    她爬上大床等著男人出來談她要說的事。

    宮墨宸沖了良久的冷水澡,立地成佛的放空所有的雜念,穿著浴袍走出來。

    一眼就看床上小女人,“怎么還沒睡?”

    琴笙眸光一斂,“宮墨宸,你不會忘了,我要和你說的事了吧?”

    她特么的大半夜不睡覺,等著他,他竟然忘了!

    “沒有,你說吧,你爸爸的什么事?”宮墨宸用毛巾擦著自己頭發上水珠說道。

    “我要我爸爸房間的鑰匙,你給我弄來。”琴笙說道。

    “為什么要鑰匙?你爸爸房間,這么多年都沒人去過,你去干什么”宮墨宸問道.

    “去看我爸爸的遺物,我覺得我爸爸的死因沒這么簡單。”琴笙說道。

    她媽媽約了她爸爸見面,就在見面的日子,她媽媽臨盆生她,而她爸爸就在當天出車禍死了,她怎么就不信有這么巧的事情?

    宮墨宸的眉心沉下,“你先管好公司,這些事可以放到以后再做。”

    “為什么要放到以后?還是這件事也和你有關系?”琴笙警覺著宮墨宸的反應,為什么他不希望她去查這件事?

    “你想多了,我是覺得,你應該先把公司的事情理順了,畢竟你剛接受琴家的公司,有你忙的,你父親已經死了二十多年了,想要查清楚,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這個可以放一下。”宮墨宸說道。

    琴笙的唇抿成了直線,真的和宮墨宸說的一樣嗎?

    她的眸光探看著宮墨宸深邃的眸子。

    宮墨宸的手指敲了一下女人的額頭,“不相信我?那好,明天就給你鑰匙。”

    他轉身去拿吹風機吹頭發,幽深的眸色滑過一陣逆流。

    琴笙的眸光絞著男人的背影,真的他沒關系嗎?

    她是被嚇怕了,自己母親的事,就算他不說,她也知道,和他脫不了干系,她不想自己父親的事,再和他有關系。不過算起來,他那個時候才十歲,應該不太可能和他有關。

    “你吹完頭發,回你房間睡去。”她丟出一句話,然后鉆進被子里睡覺。

    宮墨宸完全沒理會小女人的話,把頭發吹干了,走向她的床,大喇喇的鉆進被子。

    “宮墨宸!你回你房間去!”琴笙像是炸毛的貓,踢著宮墨宸的身。

    宮墨宸大手抓住小女人的腳腕,把她的一條腿放到自己的腰上。

    “我回我房間睡,怎么觀察你今天晚上還會不會吐?要是你胃口不好,我明天好給你叫醫生呢!”

    琴笙的話被男人噎得一句都說不出來了,她忘了這件事!

    “內個什么,你睡這里也行,但是,不許吻我,不許上我,不許碰我。”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下你?嗯,我喜歡我上你下的姿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最新章節,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 炸金花手机版下载免费 重庆时时官方网址 合法的网络购彩网站 功夫时时彩网 7m即时比分app 北京塞车走势图大全 腾讯分分彩组三预测 时时彩平台排行榜 龙胜彩票app下载 ag揭秘 最新pk10计划安卓版下载 大乐透篮球最大是多少 破解重庆时时彩 排列3技巧规律 欢乐联网炸金花 11选5规律计算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