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宮墨宸,你們還沒結婚呢!你給我出來!”利昂沖著大門氣吼出聲。

    大門打開,宮墨宸修長的指一顆顆解開自己襯衣紐扣,“我把她從小睡到大,你能把我怎么樣?”

    瞬時,大門再次被他關上!

    利昂只氣到要吐血,這是當他死了嗎?

    靠之!他的腿還沒好,還不能站起來踹門!

    驟然,他想到了什么,拿出口袋里的卡片,朝著門縫一劃,大門華麗麗的打開了。

    似乎琴笙正在和宮墨宸說著什么,被他猛然的進入打斷了。

    “琴笙,別怕,過來我帶你走!”利昂的手伸向琴笙,他就不信宮墨宸敢搶琴笙!

    琴笙的臉尷尬著白著,“內個,我有事和小叔說。你先出去一下。”

    她自然不是吃擰了,就這么跟著男人回房間,她是真的有事找宮墨宸。

    利昂的頭上一片烏云蓋頂,似乎他成了這個房間里多余的人了!

    宮墨宸囂張的把襯衣脫下來,袒露出自己的肌肉,“你還不走?我不喜歡3p,尤其對男人沒興趣!”

    利昂的唇角狠狠一抽,“宮墨宸,你就嘚瑟吧,我信琴笙讓你碰,才見鬼呢!”

    分明就是琴笙找宮墨宸有事的樣子,宮墨宸卻弄出一副要睡女人的樣子,故意氣他!

    呵呵,他就不生氣!

    宮墨宸大手握住琴笙的小手,拉著她走出房間大門,他的房間的鎖就是一般的門鎖,所以利昂能打開。

    但是琴笙房間的門鎖,他早就換過了,那是指紋識別的門鎖,除了他,誰也打不開!

    他帶著琴笙去她的房間,這次看利昂還怎么進來。

    利昂看著兩個走了的人,不生氣,不生氣,靠之,他特么的要氣死了!

    琴笙跟著宮墨宸走進房間,就看見男人回手把房門關緊,然后解開自己的皮帶。

    她錯愕的看著男人,“你干什么?”

    她可沒說要和他睡啊!

    “洗澡啊,不然你以為我干什么?”宮墨宸的褲子跌落在地上。

    琴笙羞得轉過頭去,“你不會等會兒再洗?我就說幾句話,說完我就走。”

    宮墨宸一步貼近小女人,幾乎貼上她的身,低頭在她的耳邊低喃,“寶貝,這是你的房間,你還想往哪去?”

    琴笙倒吸了一口氣,這是她的房間,可是門鎖要宮墨宸才能開,她自己都開不了。

    都怪利昂攪合,不然她在宮墨宸的房間,可以隨時走!

    這就是剛才,她為什么聽話地和宮墨宸去他房間的原因!

    “那你等我說完了,你回你房間洗去!”她說道。

    “今天陪你一天宴會,身上都是酒氣,不洗我沒心情和你談事,不然等我洗完再說,或者你著急的話,我們可以一起洗鴛鴦浴,在浴缸里說。”宮墨宸說道。

    琴笙氣鼓著小臉瞪著男人,該死的男人,分明就是想占她便宜!

    “你自己去洗!”她瘋了和男人一起去洗!

    宮墨宸輕勾著唇角,“好,遵命,我先去洗,幫你把浴室洗緩和了。”

    他大喇喇地走向衛生間,抬手脫下自己的內衣褲,扔到了地上。

    琴笙的眸光絞著男人的背影,討厭死他了,這一地的衣服,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有多激烈呢!

    她俯身去撿男人扔都地上的衣服,真的是酒氣十足,可見他為她擋了多少的酒。

    牟然胃口一陣翻滾,濃烈的酒氣,讓她惡心的想吐。

    她的手捂住自己嘴,強壓下要吐的感覺,懷里的衣服被她扔進收納箱里,等明天女傭就會來打掃房間把衣服拿走了。

    “琴笙,過來幫我搓背。”宮墨宸在衛生間里叫嚷著。

    琴笙翻了一個大大白眼送給衛生間的大門。

    “小叔,這招我很多年前就用過了,太老梗了!”她吐槽著。

    她的唇角勾出一抹自嘲的笑意,那個時候自己多傻,竟然用這樣的方法叫男人進衛生間,只為了**一下他,好把他撲倒。

    “是嗎?我不覺得老梗啊,你每次用這招,我都會上當。”宮墨宸說道。

    那時候,他們多就好,他天天抱著她睡,給她搓背,給她洗澡,看著她一天天再他眼皮底下長大。

    額!想到小女人洗澡的樣子,他瞬時不淡定了,腦中都是她粉嫩嫩的模樣。

    琴笙心頭一苦,他可以上她的當,但是她卻不能上他的當。

    不然就別想明天下地了!她明天一早還要去看健健和初夏。

    “那是你想上當。你快點洗,這酒味好大。”她催促著男人。

    不知道自己的鼻子什么時候變這么靈了,明明衣服都在箱子里了,她還是能聞見,還是想吐。

    “你不幫我,我怎么洗得快?”宮墨宸無賴的說道。

    琴笙的胃口一緊,宴會上喝的東西,全部要涌出來的感覺!

    她顧不得害羞,急忙跑進衛生間,蹲在馬桶邊大吐起來。

    宮墨宸嚇了一跳,立刻從浴缸里走出來,大手拍著小女人的背,“怎么又吐了?都說了上醫院,你就是不聽!”

    琴笙吐干凈最后一口,宮墨宸已經把溫水遞到她的手上,馬桶也幫她沖了。

    她喝著溫水到洗手臺漱口,“就是喝多了,才會吐,你喝多了不也會吐?”

    想到醫院,她就一陣陣發憷,小時候得病太多了,弄得她都有心里陰影了,這輩子最不想去的地方就是醫院。

    “那叫醫生過來,給你看看。”宮墨宸說道。

    “不要,就吐一下而已,明天就好了。”琴笙調價還價的說道。

    見醫生和去醫院有差嗎?

    宮墨宸的眉頭沉下,“先觀察一個晚上,今天我陪你睡,好觀察你的病情!”

    他的手小女人的后面,抱住她的腰身,低頭咬在她的耳輪上。

    琴笙從鏡子里看著男人咬她耳朵的樣子,心情激蕩出的浪花,男人太英俊,這副畫面太美,她從來不知道,看著他吻她,畫面會這么勾人心神。

    而男人還是光著的狀態,想到這里她的跳凸一下。

    “別,我不舒服。”她輕逸出聲音。

    宮墨宸的手完全沒有放過小女人的意思,他修長的指解開她的旗袍,“衣服都被我身上的沾濕了,我幫你洗澡。”

    白色的旗袍無力地跌落在地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最新章節,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 分分彩下载 澳门赌博 押大小 技巧 新时时彩 三公要怎么压才能赢钱 幸运赛车pk10怎么玩法 欢乐生肖怎么玩技巧 软件龙虎赌博押注技巧 注册送38.币的捕鱼 pk10不定位345678打法 澳洲pk10计划软件 pk10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牌九至尊下载入口 75秒极速时时开奖号码 追长龙怎么样才安全 重庆时时彩新版走势图 快乐时时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