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其實,初夏不得不說,利昂和所有吃瓜的群眾都想多了!

    她想就以他們兩個人的鳥性,她說,明泰只是坐在沙發上安靜的看了她一個晚上,打死誰,誰都不信!

    包括她自己!

    晚上她還準備好了防狼的風油精,沒想到,想多了,準備多了,也被看多了!

    男人就這么寂靜的看著她,靜得像是一幅畫,不對,她說反了,是他好像在欣賞一幅畫,而她就是那副畫。

    她只覺得自己全身都泛起了雞皮疙瘩,那種被看毛的感覺,讓她想要逃跑,問題是這里是她的家,她還能往哪跑?

    最后,她只好說睡覺,跑回自己房間,和自己的寶貝兒子煲電話粥,然而還被小東西嫌棄她,耽誤了聽樂樂給他講睡前故事。

    她無奈掛上電話,至于男人什么時候睡的,她不知道了,反正他愛睡不睡,不睡當雕像給她守夜,不是,給她守門。

    也不錯,估計比養狗安全!

    -

    當天空再次照耀出太陽和暖的光線時,琴笙帶著健健去司空玨的小莊園,利昂負責開車,他也好久沒看見司空玨了,這次正好能見見面。

    “你確定是這個鬼地方?”利昂的車開到半山腰,就開不上去了,他把車停下,看著崎嶇的山路。

    琴笙搜索著記憶,“應該是,我記得大概好像,是這里!”

    嗚嗚!路盲啊!

    千萬不不要問她,為什么路盲。

    估計她麻麻組裝她的時候,忘了下載電子地圖!

    可是她又不想問,那只該死的男人,只能自己跑上來找。

    利昂無奈的點了一下頭,“那行,我們順著這條路上去看看!”

    他抱起健健走。

    健健很喜歡大山,平時住城市住慣了,他看見什么都心奇,沒讓利昂抱一會兒,就從男人身上滑下來,跑去采花。

    “健健,別玩了,我們要找路了!”琴笙悲催的發現,她帶的路果斷是錯的!

    健健捧著一大把花,“媽咪,你看健健采的花,好看嗎?”

    “好看,是送給媽咪的?”琴笙問道。

    健健有些為難了,從里面抽出一支遞給琴笙,“媽咪,你和彤彤一人一半。”

    琴笙的頭頂一團黑線頭,這叫一人一半?她一支,莘彤一大把?

    暈,數學是體育老師教的?

    “別說花了,你再想想,到底是哪條路?”利昂問道,已經走了兩個小時了,再轉下去,他們能連自己放車的地方都找不到!

    琴笙癟了嘴,“真的先不起來了,這里的路怎么都一樣啊!”

    “上次你怎么來的?誰帶你來的?”利昂問道。

    琴笙只輕描淡寫的說健健犯心臟病,自己帶健健來見過司空玨。但是沒說是怎么來的。

    “內個,”她支吾了一下,說是宮墨宸帶的,利昂會生氣吧?

    “是上次的那個蜀黎帶我們來的,他好棒,一直抱著我,還沒嫌棄我重,比你的腰好,腿好,腎好!”健健鞠著他臉上的笑,笑得無害無害的!

    看他不擠兌死臭蜀黎,讓他嫌棄他肥!

    他叫肥嗎?明明是萌嘟嘟嗎!

    利昂的額頂一黑,“上次那個蜀黎?宮墨宸?”

    琴笙翻了一個白眼,這個臭小子的嘴怎么這么快!

    “上次健健犯病,正好宮墨宸在所以,他就帶著我們來了。”

    “他怎么會正好在?”利昂追問道。

    “因為他要在吻媽咪,所以他正好在!”健健大喇喇的說道。

    額!琴笙只想把這個臭小子塞回初夏的肚子!

    利昂的臉瞬間綠了,“你就讓他吻了?”

    “不是,是他強吻我,啊……”琴笙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男人一把抓進懷里,將她拖進大樹后面,抵在樹上。

    “為什么他可以強吻你,我不可以?”利昂氣吼道。

    真的是被健健的話戳到肺了,他和琴笙這么久了,他們還沒正式的吻過。

    他低頭就找女人的唇,將她吻住。

    琴笙的手在身體的兩側攥成了拳頭,大腦不停的對自己說,她該接受的利昂的吻。

    利昂很好真的很好,而且外公這么喜歡利昂,利昂默默守在她身邊呵護她長大,她到底是多沒心沒肺的拒絕這么好的男人。

    她能感覺到男人溫暖的唇在烙印在她的唇上,他和宮墨宸的霸道不一樣。

    他對她始終如四月的和風,溫暖著她,不會給她一點壓力。

    然而,就在他碰到她的一刻,她還是不受控的扭開了頭。男人的唇落在她的臉頰上。

    “好羞羞!蜀黎,你在和媽咪玩親親,媽咪,你偏心,只和蜀黎玩,不和我玩!”

    稚嫩的聲音,沖了過來。

    琴笙推開身上的男人,總算有了理由,“健健還在呢!”

    利昂的眸光狠絞著身下的小人,“這么小就想吻女人,毛長齊了嗎?”

    他真心想把這個礙事的小東西,快點扔給司空玨。

    可是山里沒信號,他連電話都給司空玨打不了!

    他抱起初健繼續上路。

    健健眨眨他的大眼睛,“我頭發長得很齊。我可以吻女生!”

    額!利昂醉了,他說的是頭發嗎?

    “小屁孩,懂得什么是毛?”

    “不頭發嗎?那你還哪里有毛?你長齊了嗎?”健健好奇的問道,好像好奇寶寶。

    利昂的臉色緊繃著,琴笙還在身邊討論這個真的好嗎?

    “給我閉嘴!再不閉嘴,我把你扔山下去!”

    健健郁悶了,為毛每個蜀黎都要扔他膩?

    于是,他做了一個決定,果斷不再說話。

    當利昂抱著小東西,又轉了兩個小時候后,真心是要斷腿的節奏。

    “琴笙,不然我們先回去吧,我想辦法和司空玨聯系一下,讓他來找我們。”

    司空玨會偶爾給他打個電話,其實只要等下次是司空玨給他電話的時候,讓司空玨來找他們,就可以了。

    健健的小手弱弱的指了一個方向,示意給琴笙。

    琴笙吃驚的看著健健,“健健,你說是這條路?”

    健健點點頭,但是沒說話,他一蹬腿從利昂的身上滑下去,走在前面。

    那路七扭八歪,完全沒有方向感,可是琴笙卻越走越熟悉。

    “天啊!很的是這條路,你看遠處的那棵大樹!”琴笙敢肯定初健帶的路是對的。

    利昂的額頂一黑,“臭小子,你知道路不說?”

    他篤定臭小子一定是故意整他的,讓他抱著他走了這么半天!

    健健無奈的聳聳肩,“蜀黎,你好不講理哦,是你不讓我說話的!你們慢慢走,我去找我的彤彤了!”

    他蹬著小腿向著司空玨的小莊園跑過去,“彤彤,我來看你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最新章節,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 北京塞车pk1o计划全天 吉林时时几点开始 彩票助赢计划软件是不是在维护 百灵百人牛牛经典版 时时彩专家计划网站 36码什么网址 计算器足球胜平负 必中快三计划软件 如何代理棋牌 pk彩票分析软件 keno100技巧 北京pk10怎样看号技巧 nba投注比 时时彩新闻 36码网站多少 时时彩直播现场开奖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