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太后的寢宮里,太后聽到默斐稟報的事,頓時急了,蓋亞是她的命,她兒子身體里的毒非但沒解開,還更加地嚴重了!

    她的手拍在沙的扶手上,氣到要死,她是為了給蓋亞解毒,才容忍了戀戀的一切。

    “去把戀戀給我抓來!來人啊!”她朝著大門喊道。

    在門外守門的女傭走進房間,“太后,您有什么吩咐?”

    “去把戀戀給我抓來!快點!”太后命令著。

    “太后,你這樣不好吧,戀戀好心好意讓我給你送消息,你竟然要抓她?”默斐慵懶地倚靠在沙里,舒服的葛優癱著。

    太后看著默斐氣更大了,她兒子有事,默斐是最大的受益者,她篤定默斐現在是幸災樂禍的心理!

    “我要抓誰,還輪不到你來管!”她咄咄說道。

    “當然輪不到我管。您請便。”默斐大喇喇地說道。

    女傭立刻領命下去,帶著人去抓戀戀。

    戀戀剛下車就看到走出太后寢宮的一隊女傭,這些女傭和平時伺候太后日常的女傭不一樣,她們都是荷槍實彈穿侍衛服裝的女傭。

    她們不負責伺候太后的日常生活,只負責保護太后的安全和執行太后的命令。

    荷槍實彈的女傭把戀戀圍住,槍口對著戀戀的額頂。

    為的女傭總管,奧莉夫人笑得陰冷,“王后殿下,太后讓我們來抓你!”

    戀戀的眸光一斂,果然讓她猜對了,太后要難于她了。

    她的臉色平靜得像是沒看到這些槍口,一步步走近奧莉。

    奧莉被戀戀弄得一驚,她不知道戀戀要干什么?她也從來沒見過看到槍口還不怕的人!

    “你干什么?站住!”她大吼出聲。

    “我來找太后啊。奧莉,你一個女傭總管,竟然敢阻止我見太后?”戀戀質問道,她的森冷,自帶凌霸,讓人聽得從心底打著寒戰。

    她自然是不怕奧莉的槍口,就算是再多的槍口,太后也不敢現在就殺了她。

    畢竟蓋亞的毒還沒解開。

    奧莉的臉狠狠一抽,“我沒阻止你見太后啊!”

    這個鍋,她可背不起!

    而且太后是讓她來抓戀戀的,不是讓她來殺戀戀的,她就算再看戀戀不順眼,也不能違背太后的命令。

    “那還不讓開?”戀戀冷逸了一聲,抬步從奧莉的身邊走過去,走進太后的寢宮。

    奧莉被戀戀的氣勢嚇得向后一退,這個女人雖然年紀小,可是那種犀利的霸氣,比太后的威儀還要森冷,讓人看著就能從心底生出一種怯意。

    她看著戀戀走進太后的寢宮,只覺得哪里不對,到底哪里不對呢?

    她糾結地想著,她身邊的女傭提醒道:“總管,太后是讓我們來抓王后的,好像不該讓她自己走進去吧?”女傭小聲地說道。

    奧莉的唇角狠狠一抽,她被戀戀的問題帶歪了,光顧著否認她沒有阻止戀戀見太后,竟然忘了太后是讓她們來抓戀戀的!

    “快走!”她帶著自己的人,跑進寢宮去追戀戀。

    戀戀在身后的女人們追來前,先一步走進太后的客廳。

    奧莉追了進來,“太,太后,我們,”

    她支吾得不知道要怎么說,她們非但沒完成太后交代的任務,還被戀戀闖進來了!

    戀戀大喇喇地坐在沙上,看著臉色氣到青黑的太后,“太后是想讓她們也聽到我們談話的內容?”

    太后眸光鋒利地打在奧莉的臉上,字從她的唇角逸出,蓋亞的狀況,不能讓任何人聽到,否則就要天下大亂了!

    “你們出去。”她命令道。

    奧莉帶著自己的手下畢恭畢敬地退出了房間。

    太后看著大門關上,才轉眸看向戀戀,“蓋亞身體里的毒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說會想辦法解毒的嗎?為什么非但沒解開毒,他的狀況還嚴重了?

    你知不知道,你在王宮里,就是在我手里,我捏死你和捏死一只螞蟻一樣!”

    她低吼出聲,她可以為了蓋亞容忍戀戀的任何,可就是容忍不了蓋亞的身體再出現什么狀況!

    戀戀像是無聊一樣,看著自己修長的手指,漫不經心地說道,“我是說可以給蓋亞解毒,但是需要時間。而且是他在原來的狀態下,而不是他又中新的毒之后。”

    太后聽到戀戀的話,頓時緊繃了臉色,“你說蓋亞又中新毒了?怎么可能?他住的地方有那么多侍衛把守著,不可能有人能進去給他下毒。”

    “他住的地方是有很多人把守著,也的確沒人能混進去,連在里面的女傭都沒辦法靠近蓋亞。但是,”戀戀的話一頓。

    “但是什么?既然你也說了,沒別人能靠近蓋亞,那就是說下毒的人只能是司空翊和你!”太后咄咄說道。

    “太后,你想多了,我要是想害蓋亞,還用給他加新的毒嗎?只要我表哥停止給他用藥,他一天就死翹翹了。我們用得著多此一舉嗎?”戀戀說道。

    太后的臉色沉冷著,“沒有下毒的人,威廉怎么可能中毒?”

    除了戀戀和司空翊,沒人能接觸到蓋亞,如果不是戀戀和司空翊下毒,還能是誰?總不會毒是自己變出來吧?

    雖然她也知道只要司空翊一天不給蓋亞藥,蓋亞就會死,可她也相信,沒人下毒的話,蓋亞是不會又染上新的毒藥的。

    也就是說,下毒的人只能是戀戀和司空翊!

    “沒人接觸蓋亞,自然蓋亞的身體里不會多出來一種毒藥,而且這種毒藥還是眼鏡蛇的毒!我想下毒的人,一定是費盡了心機,想著一樣是蛇毒,下在蓋亞的身體里不會被察覺到多了一種蛇毒。

    可惜,蛇毒倒都是蛇毒,只是蛇毒的成分也不一樣,眼鏡蛇的蛇毒和蓋亞身體里種的蛇毒,根本就是兩種物質,所以化驗一下就知道,蓋亞的身體里多了一種毒。”戀戀說道。

    太后的心一驚,單單就是眼鏡蛇的毒,都可以要了她兒子的命!

    “眼鏡蛇的毒?是誰?是誰要害我兒子?”她氣吼出聲。

    戀戀的目光看向她對面坐著的妖孽,“昨天晚上去看蓋亞的人,除了我還有默斐。”

    太后立刻明白戀戀的意思,她的眸光狠狠打在默斐的臉上。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最新章節,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 850通比牛牛怎么赢 老时时开奖k线图 稳赚不赔 买彩绝招 大乐透单式投注怎么投 秒速时时两面技巧 刘伯温六肖 十二生肖本期开奖结果 七星彩全部历史开奖号 免费单机麻将游戏 安徽时时遗漏 大乐透最新50期走势图开门彩 pk10玩法规则奖金 五分pk10免费计划软件 黑杰克21棋牌游戏 时时彩前二组选稳赚 酒吧5个骰子玩法及讲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