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妍薇的唇抿成了直線,她是知道杜曦和杜燦的關系不好,但是她想杜曦和杜燦是親生父女,怎么都比一外人去說的好吧?

    “我,我想杜曦去講理的話,你爸爸應該會接受,當時我爸爸也不知道自己走錯了房間,也不是存心綠的你爸爸!”她說道。

    講理的說法就是,這件事她爸爸是有責任,可是她爸爸并不是故意綠杜燦的,杜燦也不能針對她爸爸吧?

    “不管你爸爸是不是故意的,結果就是我爸爸成了所有人的笑柄,那些年我爸爸在貴族圈里都抬不起頭,他被人嘲笑了多少年,你覺得他能說算了就算了,不去計較自己被綠的事了?”杜睿反問著妍薇。

    妍薇的手攥成了拳頭,顯然杜睿的話就是不可能和解的意思,“如果你爸爸一定要算這筆賬的話,我也沒辦法,我會和我爸爸迎戰的,會和媒體說清當年的事,讓輿論做一個評判!”

    她想最壞的結果也就是這樣了,如果杜燦抓著當年的事不放,他們就索性公開所有的事,她爸爸是有責任,但是也罪不該死!

    杜睿的臉狠狠一抽,“你是嫌事不夠大嗎?”

    他的字逸出他的唇角。

    妍薇被男人擠兌到沒話說,“我一直想要息事寧人的,但是是你說的,這樣也不行,那樣也不行,你讓我怎么辦?”

    她質問著男人,她是真的很想要解決問題的。

    “你想的辦法都不行,還怪我說你,你要是想的方法對,我會說你?你想去找我爸爸和解,可是你找錯了人,我告訴你選錯了人,結果你就說要公開所有的事,到底是誰的問題?你能不能想到最好的辦法?”杜睿嗆聲著,他氣到肝疼,她怎么就不說,讓他幫忙去說呢?

    難道他不是最好的人選?只是這個話他必須要讓妍薇自己說出來。

    妍薇聽著男人的冷聲,她的小臉生氣地繃著,“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你爸爸不要生氣,但是誰去說,他會不生氣?”

    “我去說。”杜睿說道,真心被小女人氣死了,他只好自己說出來。

    妍薇的眸光一閃,“你肯幫我?”

    她真心錯愕了,他們剛剛才吵翻了的。

    “我也不想我們兩家因為這些事掐起來,都過了這么久的事了,你說對吧?”杜睿說道。

    “那行,你去和你爸爸說,我爸爸愿意登門道歉,他提什么要求都可以,我們兩家可以聯合聲明一下,在新聞被曝光出來前,先說出真相。”妍薇說道。、

    “我會安排不讓新聞曝光,至于我去不去和我爸爸說。我不是你的奴隸,不是你隨便使喚的人。你說是不是?”杜睿說道。

    妍薇秒懂男人的意思,“你想要我答應你什么條件?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我不會回到你身邊的。”

    她直接堵住杜睿的話,別想用這件事逼她回到他身邊。

    “我不會提這個條件,我只是希望,我們可以回到朋友的位置,我可以經常來看望你就可以。你不要趕走我就行。”杜睿說道。

    “就這樣?”妍薇有點詫異了,她還以為杜睿會提什么過分的要求。

    “就這樣,沒有其他的要求。你答應我就去找我爸爸說。”杜睿的眸光深深看在小女人的身上。

    他怎么敢提別的要求,欠她太多了,他連提要求都不敢了。

    “如果只是這樣,我可以答應你,讓你看到我,不過只是看望。”妍薇著重說了一下,只是看望。

    “行,那我現在就回國,去和我爸爸說。”杜睿說著起身走出休息室。

    妍薇的手摸著自己隆起的肚子,孩子一直在踢她,她不知道這是不是父子感應,偏偏杜睿在的時候,孩子動得特別歡快。

    她的眸底浮出一片水霧。

    —

    栢博帶著杜曦來到錢子豪的醫院,走進vip專區的重癥監護室,他的手里提著一堆的水果和補品。

    司空翊已經醒了,所以家屬是可以進來探望的,護士給杜曦和柏博消毒好,換上無菌服,就讓他們進去了。

    杜曦走到司空翊的病床前,司空翊的眸光一直是看向窗外的,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總之他的眸光里沒有一點華彩,晦暗得像是霧霾的天氣。

    她的唇動了一下,才逼自己說出話來,“司空翊,我來看你了。”

    女人的聲音一出口,司空翊原本霧霾的眸色頓時燃起一層火焰,轉頭看向杜曦。

    “杜曦!”他的話脫口而出,卻又看到了杜曦身后的柏博。

    柏博笑著把水果放到桌子上,“司空大哥,我和杜曦來看你了,給你買了一些水果。聽說你酗酒導致心臟病發作,你怎么這么不小心呢?你好好養病,我和杜曦的婚禮,還希望你來參加呢!”

    杜曦的心狠狠一抽,她篤定柏博是恨司空翊不死!

    “那個,司空翊,你好好養病,你媽媽和琴笙阿姨讓我幫忙照看你,你放心我會照看你的。柏博,你去上班吧!”她轉頭和柏博說話。

    只能先讓柏博走了,不然她擔心柏博把司空翊氣死,她沒辦法和初夏阿姨交代。

    “好,我去上班,等我們醫院開業了,我就可以多點時間陪你了!”柏博的手拉住杜曦的手,低頭在杜曦的額頂上親了一口。

    杜曦只覺得自己的背都要被男人的眸光戳成了洞。

    她的手推著柏博,“好了,你去吧!”

    柏博的眸光笑看了一眼司空翊,既然司空翊讓杜曦來照顧,他就天天秀恩愛給司空翊看!

    他和杜曦告別,走出重癥監護室。

    杜曦從玻璃窗看著柏博走遠了,才轉頭看向司空翊,男人眸光一掃剛才霧霾的樣子,那兩道眸光像是要殺了她一樣,戳在她身上。

    “杜曦!”字從司空翊的唇角逸出。

    “我不聾,聽見了,你不用叫這么大的聲,不是說你抑郁了嗎?怎么這么大的精神?”杜曦故意擠兌著男人,讓他瞪她!

    司空翊好懸被小女人氣死,“你是不是盼著我得抑郁癥,盼著我死啊?”

    杜曦很認真地點點頭,“對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最新章節,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 炸金花可提现1元1金币 七星彩玩法技巧 足彩任选九场预测 足球竞彩 幸运飞艇大小单双计划软件 扑克二八杠怎么玩 双色球61必中计划软件 打龙虎300快怎么赢2000 pk10计划软件 三个色子规则 单机扑克三公游戏下载 上海时时计划软件哪个好用 全民彩彩票官网 新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买双色球彩票有技巧和窍门 福彩大小单双选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