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杜公子朋友的兄弟是杜曦的前男友?那杜公子知道這件事嗎?”柏夫人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似乎杜睿讓杜曦見前男友,怎么聽都覺得不對。

    “他當然知道了,當初他們還為了杜曦打過架,只是這次我不知道為什么杜睿會讓杜曦去見司空翊。”柏博說道

    他知道杜睿和司空翊的關系,杜睿也是恨司空翊不死,按道理杜睿知道司空翊住院是要喝酒慶祝的,怎么可能讓自己妹妹去照顧司空翊?

    “這就怪了,那杜公子為什么要讓杜曦去呢?而且還和我們說,會給你投資五千萬的設備。”柏夫人說道。

    “我看是司空家的人,或者南宮家的人找杜睿了,杜睿才答應下來,只是他怕我會拒絕,所以才用設備誘惑我答應。”柏博說道。

    “唉,這樣就難辦了,你爸爸已經答應了杜公子,現在我們要是反悔,我們要怎么和杜公子交代?還有你的儀器問題,五千萬的設備啊!”柏夫人各種心疼自己的兒子。

    顯然讓杜曦去見前男友不好,但是不讓杜曦去明擺著要得罪杜睿。

    “我知道了,我會給杜睿打電話。您不用管了。”柏博說道。

    “好吧,你看著處理吧,我和你爸爸先睡了。”柏夫人只好掛了電話。

    “你讓柏博看著處理?你不想要設備了?”柏博的爸爸說道。

    “我也想要設備啊,可是總不能讓我們的兒媳婦見前男友吧?難道要讓我們自己的兒子生氣?”柏夫人說道。

    “其實吧,見一次也沒什么的,杜曦不是已經決定和柏博結婚了嗎?”柏博的父親說道。

    “我想柏博不想讓杜曦見司空翊,一定有他的道理,我們老了,不懂他們年輕人的世界,就讓他們自己去處理吧。不過就是設備的問題,大不了就等我們兒子的醫院賺了錢再買。”柏夫人對錢看得開,她知道再多的錢也沒有自己的兒子重要。

    杜曦的房間里,杜曦清楚地聽著柏博和他媽媽的對話,房間很靜,她聽得見他們說的是什么。

    “我給我哥哥打電話,我問問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拿起電話給自己的哥哥撥打了過去。

    很快電話就接通了,手機里傳出杜曦的聲音。

    “哥,是你給柏博爸媽打電話的,讓我幫你去照顧司空翊?”她質問道。

    杜睿的眉頭一緊,沒想到聽到自己妹妹不高興的聲音,“是我打的電話,怎么了?”

    “我已經和琴笙阿姨都說過了,我不去了。是不是琴笙阿姨又找了你?”杜曦問道。

    “何止琴笙阿姨,南宮家的人和司空家的人都找到爸爸了,也知道爸爸和宮總裁是哥們,爸爸讓我幫忙的。

    杜曦,其實就是見一個面而已,無所謂的事,如果你心里真的認定司空翊,你也不會怕再見司空翊,你說對不對?而且司空翊現在生死未卜,如果我們做得太決絕,我們兩家人這么多年的交情也就都毀了!

    哥哥的意思是,你就去看看他,每天去看一次,等到他出院,你就徹底不要去見他了。你只當幫哥哥一個忙。柏博是不是在你身邊,讓他接電話。”杜睿說道。

    柏博拿過杜曦的手機,“大哥找我?”

    “是,我想和你解釋一下讓杜曦見司空翊的事。我們幾家人是世交,不管我們平時怎么吵架,我們上一輩的交情都在,我們再吵再鬧也不該毀了祖輩的交情,你說對吧?而且這件事也驚動了我爸爸,我也沒辦法。

    還有一點,柏博,你對自己有自信嗎?如果你對自己有足夠的自信,你就應該讓杜曦去,不會怕杜曦和司空翊舊情復燃,你說對吧?”杜睿侃侃而談,說得義正言辭,讓任何人都挑不出他話里的毛病。

    柏博被說得詞窮,“我和杜曦情比金堅,我不怕她去見司空翊,我明天就送她去醫院。”

    他咄咄說道,男人的尊嚴讓他說不出他怕杜曦和司空翊舊情復燃,所以不敢讓杜曦去見司空翊的話。

    “好,那就說定了,你們休息吧,我掛電話了。”杜睿說完掛上電話。

    南宮野朝著杜睿比劃了一下大拇指,“嘖嘖,長這么大還沒佩服過誰的口才,杜兄的口才實在讓我佩服!簡直是說謊都不帶眨眼的!不扶墻,我只服你!”

    杜睿的唇角一抽,特么的他是被誰逼的,“你少說風涼話,不是你逼我的,我可能把家里幾代人的交情都搬出來嗎?

    事情搞定了,明天柏博送我妹妹去見司空翊,我們說好了,我妹妹是要嫁給柏博的,讓你表哥死了這條心吧,他想和我妹妹的話,我死都不會同意的!”

    他不得不警告南宮野,不能讓司空翊打他妹妹的主意。

    “我知道,難道杜曦不要司空翊,我能逼她爬司空翊的床?只是讓她去看看司空翊而已。”南宮野說道。

    “該辦的事,我都辦好了,你可以說妍薇的事了吧?”杜睿問道。

    “可以了,這件事要從半個月前,我和慕澤宇談我在法國的展廳的租賃的合約,慕澤宇想要租一天展廳做珠寶秀,可是當時我的會場已經租出去了,而且好的檔期都排到半年后了,他想要的日期我已經都租出去了。

    可是他一定要那天辦珠寶秀,他說可以加錢讓租賃我會場人去別家的會場。

    不過,這個年頭不是有錢就能辦事的,能租我會場的人,都不差錢。

    沒人愿意退了租金走人,慕澤宇沒和我談下來,妍薇就來和我談,畢竟我們小時候都是在一起長大的,她希望我能幫她這個忙,因為他們要舉辦珠寶秀的日子,是她爸爸的生日,而且所有的珠寶都是她親手設計的,她想給自己爸爸一個驚喜。”南宮野碎碎念著。

    杜睿聽得不耐煩了,“你特么的還有重點嗎?重點是什么?妍薇到底怎么了?”

    他質問著南宮野,這些都不是他想知道,他對珠寶秀完全不感興趣。

    “別急啊,這就說到了……”南宮野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最新章節,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 ssc前三包胆规律 快乐时时官网 上海快三计划软件免费下载 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蠃 福建时时推测 众人帮一天能赚200的技巧 哪个游戏平台有21点 k10全天二期计划在线 6码本金倍投计划表 重庆时时计划哪里买 wnba篮球直播平台 控制重庆时时彩开奖 11选5技巧稳赚高手群山西省 斗地主棋牌游戏送现金 上海时时五星走势图 福彩绝杀6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