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戀戀游泳到巖石的山洞,像昨天一樣給威廉換藥。

    她的手摸著威廉的頭上,唇角勾出一抹笑容,他的體溫正常了,不得不說巫族的藥真的管用。

    就算是最好的西藥,也無法做到的,這么重的傷一天就能退燒。

    她解開男人身上的紗布給他換藥,后背上的傷口愈合了好多,而且沒有流膿的狀況,只是不知道為什么他的傷口上遍布著紅色的網狀血絲。

    是長血管嗎她暗自想著,但是好像血管的分布沒這么密集吧

    她看了一會兒,除了這些紅絲,沒發現什么異常,男人的傷口都長出了新肉。

    她又給男人涂上了一層藥,用紗布給他包扎好。

    她的手輕輕摸著男人的臉,男人像是睡熟的嬰兒,沒有半點要醒的意思。

    她郁悶著自己帶來的葡萄糖和鹽水,不知道要怎么給男人喂下去,如果給還用嘴喂給他,她真的怕他再醒過來。

    那種尷尬,她不想再來一次。

    她試著把男人翻了一個身,讓他仰面躺在巖石上,雖然這樣后背會疼,不過顯然他昏睡的太嚴重,一點沒吭哧,臉上的表情都沒有。

    她的手脫著男人的頭,把葡萄糖的袋子咬開一個小口,將小口放進男人的嘴里,一點點的喂著他喝糖水。

    讓她沒想到的是,男人竟然會主動吞咽了,而且很急切的吞咽著糖水。

    是餓壞了吧戀戀不受控的想著,這兩天他都沒吃過東西,只能靠糖水和鹽水補充身體的需要。

    她把消炎藥塞進男人的嘴里,把鹽水的袋子塞去,男人又開始喝鹽水。

    當兩袋水被喝完后,她讓男人側身躺著,這樣可以不壓到傷口,又可以減輕心臟的負擔。

    “你好好睡吧,我走了。”戀戀對著男人說道。

    男人可以繼續睡,但是她不能,她還要想辦法去應對亞瑟。

    她的手指摸著威廉的臉,很想讓他快點醒過來,但是他這樣的狀態注定是不可能醒過來的。

    她起身走入海水,游泳回自己的別墅。

    隨著她的身影消失在海平面上,從巖石后走出來楚楚的身影。

    她的眸光犀利的打在戀戀消失的海平面,她用高倍望遠鏡一直追著戀戀的蹤跡,也跟著戀戀游泳到這里。

    她一直到在外面等著戀戀離開,真心快要等沒了她所有的耐性,才把戀戀盼走了。

    她走下巖石,走進山洞,去看戀戀到底在這里藏了什么。

    巖石洞里的人讓楚楚錯愕了眸光,他們找了三天的威廉,竟然在這里。

    “威廉威廉”楚楚沖向威廉,男人全身差不多都裹著紗布了,她心疼的摸著男生身上的紗布,眼淚滾下來。

    “威廉我就知道是戀戀害你的是她故意炸傷你,然后把你藏在這里的對不對”她哭訴著。

    然而男人一動不動的躺著,完全沒聽見女人說的一個字。

    楚楚郁悶的抹著自己的眼淚,都特么的白哭了,她的手按著男人的人中,想把男人叫起來。

    “你醒醒啊你醒了,我帶你回去,我們一起去揭穿戀戀。”她說道。

    寂靜中依舊只有男人的呼吸聲,戀戀徹底無望了,要是威廉一直睡,她想指證戀戀都不能,總不能公然說是她跟蹤戀戀吧

    她篤定她媽媽初夏一定不會饒了她。

    她抓起男人的手臂,“我先帶你出去,然后給亞瑟打電話讓他借你來,我們去醫院看病嗎,我相信你一定能好,能指證戀戀。”

    她的眸低閃著冷厲的光,巴不得戀戀先早就死掉。

    男人的體重大于她的想象,她剛把男人的手臂抓起,將他背在背上,身體就撐不住男人的體重了,她的身體一歪,男人從她后背上摔到巖石上。

    劇烈的疼痛終于讓威廉睜開了眼睛,他的眸底布滿了恐怖的血絲,和他背后的傷口是一樣的。

    楚楚的眸子睜到了最大,“哎呀你醒了啊太好了威廉,你醒了,我們就一起走吧。你不用怕,戀戀想要害你,我給你作證,你去警察那里指證她保證可以讓她坐牢”

    她連說道,就怕威廉忘了是戀戀害的他

    威廉的瞳孔緊縮著,像是看獵物一樣的看著面前的女人,驟然他起身撲向女人,一把將她撲倒在地上。

    楚楚只差自己的腰都要被磕折了,粗糲的巖石上,她被男人撲倒,這絕壁不是一件浪漫的事。

    “啊疼死我了威廉,你干什么,你起來,你怎么這么看我”她叫出聲來,男人的眸光太過生冷可怕,像是沒有任何感情的野獸。

    威廉的眸光凝著女人的脖子,沒去管女人說什么大手按住女人的手,一口咬下去,把女人的脖子咬破

    楚楚慘叫出聲,她能感覺到自己被咬破了,而男人還像是吃什么好吃的一樣,再吸著她的脖子。

    “威廉你干什么,不要放開我是我救的你,你不能殺我”疼痛讓她以為威廉是想要咬死她

    然而片刻后,威廉的頭抬起,像是吃飽了有動力的野獸。

    他起身站起,“剛才一直是你在這里”

    楚楚看著和沒事人一樣和她說話的男人,驚得張大了嘴。

    “你,你好了不是,你醒了”

    “我醒了,回答我剛才是不是你一直在這里”威廉質問著。

    “那個,當然,當然是啊一直就是我在你這里,是我把你從海邊撿來的。偷偷給你療傷,你的傷太嚴重了,而且戀戀一直想要害你她和蓋亞走的很近”楚楚連忙說道。

    反正不能讓威廉知道救他的人其實是戀戀

    威廉的唇抿成了直線,那個模模糊糊的影子是楚楚為什么他總覺得楚楚和那個模模糊糊的影像,不是很像。

    “你一直在這里別人沒來過”他繼續追問著。

    “沒有啊別人沒來過,就是不知我一個人守著你的威廉,你能好,太好了,我們回去吧亞瑟他們找你好久。

    不然我去通知他們,讓后他們來這里接你,你說好不好”楚楚說著向山洞外走,如果能讓亞瑟來接,也就是說,不用她背威廉回去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最新章節,甜心18歲:總裁大人,寵寵寵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 北京pk10骗局全过程 北京pk拾赛车全天计划 犯法挣钱项目 打鱼游戏 大乐透开奖结果查询 鱼丸游戏有没有收金币的 pk10免费永久计划软件 今晚买什么生肖最准包中 老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11选5计划软件在线 两人斗地主玩法 11选5任选8稳赚不赔 中体育zso8飞彩比分 七乐彩基本走势图500期 代理棋牌游戏 有实体店如何开网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