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快穿)He文女主 50 @01

小說:(快穿)He文女主 作者:初心不負否 更新時間:2017-10-21 18:19:40 源網站:快眼看書
?    在來之前,唐小婉也沒有想到,她的一個無心之舉,竟讓她有了意外的收獲。在美酒的誘惑下,大漢終于承認了自己的身份,他確實就是唐三無疑。

    故事里唐三被一筆帶過,只說他少年離家老大不回,及至后來他以黑煞的身份出現,也沒有揭曉他原來的身份。

    唐小婉聽得大漢承認,隨即問出了另一個疑惑:“若你真是我三叔,那傳言住在此地的黑煞又是怎么回事?”

    “那個……”唐三摸了摸腦袋,不好意思地說,“那個只是用來唬人的,我不想有人打擾,就讓人放出了風聲。”

    “真是如此?”

    唐小婉剛說了一句,百里流云就接口道:“筱……唐小姐無需多慮,前輩確實沒做壞事,那黑煞之名只是徒有虛名。”

    百里流云不開口還好,一開口唐小婉就更不信了,她向著唐三問道:“三叔既然同百里大俠是舊交,那百里大俠可同你說過,這黑煞的名聲已經臭得不能再臭,若他日別人知道唐三就是黑煞,你讓唐家人如何面對江湖眾人的指責?”

    “這,這我還真沒想過。”唐三聽完唐小婉的話,顯得十分懊惱,“那現在怎么辦?”

    唐小婉無奈地同方子玉對視了一眼,她現在有些可憐這位唐三了,說不好他是被人賣了還不自知呢?她看向百里流云道:“百里大俠是何時知曉我三叔的身份的,為何從未聽你提起過?”

    百里流云眼神很快地飄忽了一下,隨后回道:“我也是這次過來才發現的,當年唐前輩并未告知姓名,我作為晚輩也不好唐突去問。”

    唐三隨即附和:“確實如此,這事不怪百里大俠,他也是今日來的時候才問了我是否是唐家人。”

    唐小婉聽他們這么說,也就沒再計較,轉而問起了另一件事:“三叔可知這黑風山為何會冒黑煙,還有那些上山來的人后來都怎樣了?”見唐三有些遲疑,唐小婉繼續道,“三叔可知那些人后來再沒有回去,難不成你真的害了他們的性命?”

    “沒有!”唐三立刻反駁,隨后又懷疑地問道,“他們真沒有回去?”

    方子玉接口道:“晚輩家住此地,據晚輩所知,那些人至今仍舊下落不明,而自稱“黑煞”之人確實在不少地方做過打家劫舍之事。”

    唐三頓時啞口,半晌過后,他忽然起身道:“我要去問清楚!”

    此刻外面雨勢暫歇,天也已經放亮,唐三急匆匆地往外走,其他人只好跟上。

    雨后的山路更加崎嶇,早已習慣的唐三自然無所謂,其他人卻在這寒涼的山間生生走出了一身汗。

    等到唐小婉他們趕上去時,事情已經告一段落,就見地上躺了好幾個大漢在“哎喲”叫喚,而唐三站在那里依舊氣怒未消。他一腳踩上一個臉帶刀疤的男人,大聲喝道:“你們為什么要騙我!”

    唐小婉心里已有了幾分了然,尤其是看到那個刀疤男時。故事里百里流云有個豪氣沖天又肯一擲千金為知己的好兄弟,那人也有一道劃過右眼的刀疤。如果事情真是她想的那樣,那她還真是誤會唐三了,他就是一個幌子,別人發財他來背鍋。

    那刀疤男不住哀嚎:“唐大哥你聽我說,誤會,誤會啊!”

    “那你說是什么誤會?”唐小婉捏起她在地上發現的一樣東西走了上去,隨后慢條斯理地列數著她所知道的那些,“是誤會你們用黑煞之名作惡卻讓我三叔背鍋,還是誤會你們殺了那些上山之人?亦或……”她舉起手中微微發光的東西繼續道,“你們在挖寶發財,而我三叔卻連個酒錢也付不起,嗯?”

    她手中拿著的是一塊石子一般大小的東西,粗看不起眼,仔細看卻能發現它不同于石頭的光澤,黑中透白,有微微銀色的光芒從里透出。

    方子玉上前接過那石子看了看,訝異道:“這莫非是銀礦?”

    那刀疤男一聽這話頓時啞了聲。

    “難怪了!”方子玉道,“這些人在此地挖礦冶礦,這黑煙就是他們弄出來的,恐怕這黑煞之名也不是為了讓唐前輩躲清靜,而是為了掩蓋他們的所作所為。”

    唐三又用力往下踩了踩,無視了對方的慘叫質問道:“現在還要說是誤會嗎?說,那些人你們怎么處置了,不是說嚇一嚇丟下山就好嗎?”

    這時眾人身后的山體中傳出了窸窸窣窣的聲音,不一會,一張烏漆墨黑的臉從地上的一個洞口冒了出來,看到眾人時他明顯瑟縮了一下想要退回去,但很快又硬著頭皮鉆了出來,而他身后陸續出來了幾和他差不多模樣的人,最后卻是另一個同外面那些人一伙的大漢。

    大漢來不及反抗就被放倒了,而那些人突然對著方子玉跪了下來:“方堡主,多謝方堡主救命之恩吶!”

    方子玉懵了懵隨即反應過來:“各位快請起,你們可是十多年前失蹤的那些居民?”

    那些人涕淚縱橫道:“正是,多虧方堡主相救,不然我們幾個怕是永不能見天日了。”原來那些人并沒有死,卻是被抓了來做苦力。

    方子玉將其中年紀最大的那人攙扶起來:“老人家可還記得家在何處,回頭方某就讓人送你們回去,對了,方堡主是我爹,我是方子玉。”

    那老人顫抖著手不可置信地說:“方家的那個小紈……呃,你們拉我做什么!”

    老人身后有人忙接口道:“多謝方少主救命之恩,我們幾個都過糊涂了,哪里還記得時日,大恩大德無以為報,我們幾個愿意做牛做馬來報答方家的大恩。”說著幾人又一同跪下就要磕頭,還好方子玉眼快攔住了。

    “幾位稍等。”方子玉說著看向唐小婉他們,“這事要如何了解?”

    “不如——”

    唐小婉搶在百里流云前面開了口:“這些人身上不知有幾條人命,現在若殺了他們,日后真有人追究起來卻是死無對證,我三叔免不了要代人受過,所以還是報官,走了明路再說。”

    “那這礦藏?”財帛動人心,何況還是這無主之財,所以其余幾人都有些猶豫。

    唐小婉嗤笑道:“你們一個個口稱錢財乃身外之物,現在呢?”

    “呃……”方子玉摸了摸鼻子道,“罷了,就依你所言。”

    “憑什么要聽她的。”關青青不服氣,腳踩一堆銀礦卻要眼睜睜拱手讓人,確實沒幾個愿意。

    但在方子玉表態后,那幾個受害者也紛紛表示要報官,如此一來,其他人也就沒話說了。

    唐小婉對這個結果還算滿意,不管那幾個人是后來才認識百里流云,還是早就與他結交,沒有了他們的錢財當助力,身無長物的百里流云又憑什么在北地占據一席之地?

    她曾經問過方子玉一個問題,江湖中的那些大俠要如何來錢?

    方子玉給她的答案讓她有些啼笑皆非,除了那些家中有產業的,不少成名已久的大俠其實都干著劫富濟貧的事情,偶爾也接官府的懸賞,此外就沒有幾個做正經營生的。

    而當初百里流云和唐筱琬行走江湖時,也的確沒有太多銀錢伴身,日子雖不算艱苦但也說不上多舒適。所以回頭想想,堂堂唐家小姐,放著錦衣玉食的生活不要,偏偏要和人去過餐風露宿的日子,也是何苦來哉!

    事后,那些惡人被送官,這不查不知道,一查還真讓人嚇一跳,十多年間,這些人犯下的案子大大小小不下百起,還不算那些沒有爆出來的,其中一樁還牽扯了朝堂之上的某個大官。

    假如這事最后真被按在唐三頭上,那唐家就得因此受累了。不過這一次卻是恰恰相反,那大官或許是心懷感激,又或許是北地那一帶的名聲實在太壞,最后開采銀礦的事宜落在了方家身上。

    這樁意外的差事加上救人之舉,讓方家名利雙收,在這一帶更是變得家喻戶曉。

    但是,也有人不滿意。

    關青青沖著被邀請到方家做客的唐小婉嘲諷道:“這下你滿意了,等你日后進了方家,那筆礦藏也有你一份,倒是嘴上說的好聽!”

    “青青。”百里流云面色復雜地看向唐小婉,“你真的和方子玉……”

    唐小婉笑了:“這和你們有什么關系嗎?”

    聽到動靜走過來的唐三正好聽了一耳朵,他頗感驚奇地問道:“丫頭,你真的——”

    唐小婉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三叔,你管好自己吧,可別再被人騙了,還有你老大不小了,快點給我找個三嬸才是正經,沒事就把臉上的胡子刮一刮,沒的把人都嚇跑了。”

    “算了算了,我不問了,我去喝酒了。”唐三說完就腳底抹油一般不見了人影。

    唐小婉笑著搖搖頭,回頭卻被站在她背后的方子玉嚇了一跳:“你——有事?”

    方子玉愣了愣,開口道:“來叫你吃飯。”

    唐小婉不確定方子玉有沒有聽到剛才的話,再看百里流云他們已經不見了蹤影,于是她想了想說:“方才的話你若聽見了也請當做沒聽見,我只是……”

    “我明白。”方子玉打斷了她的話,笑了笑說,“先去吃飯吧。”

    唐小婉隨他去了飯廳,在門口時先來一步的關青青不懷好意地對唐小婉笑了笑,在唐小婉經過時用只有她們倆聽得到的聲音說:“你比他大那么多,又是嫁過人的,你想的……簡直是癡人說夢!”

    唐小婉冷冷地看她一眼,扯了扯嘴角越過了她。

    飯廳里,方家人見唐小婉進來,一個個露出了古怪的面容,似乎有著難言之隱,等到安排座位時,也特意將她和方子玉安排了老遠。

    唐小婉心中只覺得好笑,她從來沒有那個心,也就不想費力解釋些什么。

    一頓飯吃得有些沉悶。

    飯后,方子玉提議說:“不如趁著還沒有封山,我們去打獵?”

    話是對著唐小婉說的,但方家家主隨即沖著百里流云說:“百里大俠可有興趣,運氣好說不定還能獵頭狐貍做皮子。”

    百里流云看了看唐小婉,爽快應了下來。

    唐小婉見狀本要拒絕,但再一想何必委屈自己,便也答應下來。 166閱讀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快穿)He文女主,(快穿)He文女主最新章節,(快穿)He文女主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