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中国竞彩网如何投注

(快穿)He文女主 16 高冷師尊

小說:(快穿)He文女主 作者:初心不負否 更新時間:2017-10-21 18:19:40 源網站:快眼看書
?    唐小婉最終收下了狐貍,還有白許送的一顆化神丹。他說這是用薛靈草煉制出來的,一共兩顆,他用了一顆,另一顆送她。

    借助化神丹的力量,唐小婉很快突破了元嬰期的最后一層壁壘,成功進階化神,成為門派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化神期修士。

    然后麻煩悄悄降臨。

    不久蠢蠢欲動了幾百年的魔修終于同正道宣戰,各派隨即派出了門中子弟前往應戰,唐小婉作為新生代弟子的代表,自然也在此列,隨行的還有不少師兄弟,以及兩位長老和流云。

    唐小婉對流云的戒心從未降低過,尤其是許媛兒死了之后,有好幾次她無意中發現流云的目光注視著她,而這是以前沒有過的。她覺得自己就像一只獵物,不幸進入了獵人的視野。

    修仙界的日子枯燥而漫長,心有負擔的唐小婉從未真正放松過,幾百年下來她也有些不耐煩了,有時候難免自暴自棄地想,不如來個玉石俱焚好了。

    可真正上了戰場,面對氣勢洶洶有備而來的魔修,唐小婉終于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心里的浮躁莫名地平息了,但危險也出其不意地降臨了。

    魔修中不乏高手,又是籌謀了許多年,所以正派一開始就落了下風,即便一些避世不出的大能們出來力挽狂瀾,還是抵不過對方高手如云。

    唐小婉也感受到了壓力,不得不全神貫注面對對面的敵人,就在她將一個對手打倒在地時,腦海中突如其來的刺痛讓她眼前一黑,就這么暈了過去。

    再醒來,那畫面太毒她簡直不敢看——

    已經解了衣帶的流云,正壓著一個唇紅齒白的少年欲行不軌……不,少年衣衫齊整,兩人似乎在干架來著?

    唐小婉目瞪口呆,然后就聽那少年喊了一句:“還不幫忙!”

    流云聞聲回過頭來,唐小婉被他如狼般的目光一唬,后知后覺地發現自己居然也是衣衫不整!顧不得多想,她下意識就對著流云送了一擊,沒想到情急之下拿錯了武器,正是拿的上次秘閣中得來的“寶劍”。

    唐小婉原以為不會有用,但出乎意料地,流云吃痛地驚呼一聲,隨后瞪大了眼看著她手中的武器:“鳳鳴劍?”

    唐小婉不知其中緣故,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聽少年大叫一聲“小心”,卻是流云怒目而視向她襲來。

    流云這一擊含了極大的靈力,大有將唐小婉一擊斃命的意思,大概是惱羞成怒又想殺人滅口的意圖。

    唐小婉此刻的情形就同唐婉兒一般,化神對上合體,死路一條。就在她猶豫著是否自爆來一了百了時,少年忽然撲上來替她擋下了那一擊——

    那一刻唐小婉的眼前只剩一片紅色,不知為何她的心中驀地一痛,隨后下意識地送上了手中的劍,之后自己也因那靈力的沖擊陷入了昏迷……

    “小婉?小碗兒——”

    是誰在這么叫她?

    唐小婉迷迷糊糊中,只感覺有一雙溫柔地眼睛正全神貫注地看著她……那么熟悉,卻怎么也想不起。

    許久之后,她終于睜開了眼睛,但面前一片漆黑,胸口傳來點點暖意,還有濕漉漉的觸覺。

    這一下子,唐小婉終于想起來之前發生的事,心急火燎地取出照明之物來查看,卻見胸口處趴著那只狐貍,它灰不溜秋的皮毛早被鮮血染透,此刻一動不動,就如死去了一般。

    唐小婉感覺自己的心口都揪了起來,她顫抖著手探向了狐貍的心脈——幸好,還有一絲氣息在!

    她掃了眼四周,這里還是她先前醒來的那個山洞,但流云已經不見了。為防萬一,她給狐貍吃了顆護心丹,就將它放入那刻有符文的袋子,隨后另外找了一處地方。

    唐小婉身上的傷雖然有些重卻沒有大礙,但可以想見狐貍的傷有多么嚴重了。此刻她絲毫不懷疑那少年就是狐貍,只不過對方先前從未在她面前顯過形,她也一直未朝那方面想。

    狐貍遲遲沒有醒來,唐小婉一顆心就一直揪著,她將這些年得來的好東西全都翻了出來,能用的都給狐貍用上了,但效用不大。

    最后唐小婉腦中一閃,想起來那顆快被她遺忘的妖丹。

    “都是狐貍,應該能用吧。”唐小婉自言自語著,狐貍的氣息愈加微弱,她只能賭一把了。

    看著狐貍將妖丹艱難吞下,唐小婉心中默默祈求上蒼。

    就這樣過了幾日,有一天睡夢中的唐小婉被臉上傳來的濕漉漉的觸覺驚醒,睜眼一看卻是一只雪白的小狐貍——真就巴掌那么大的小狐貍。

    大眼瞪小眼,唐小婉有些不敢置信這是之前那只灰不溜秋的狐貍,變小也就罷了,修為倒退很正常,但連皮毛都變了,這妖丹威力這么大嗎?

    終于放下心來的唐小婉很快想到一事,這狐貍能化形啊,那她剛才豈不是被它輕薄了去?

    她臉上表情太明顯,很快腦海中傳來狐貍的抗議聲,說如果不是它,她早被流云采補了去。

    唐小婉驚訝于對方能用意識交流了,但隨即回過神來問道:“直接說話不就好了?”

    小狐貍白了她一眼,尾巴一甩轉過了身。唐小婉許久后才知道,如今的狐貍發出的是童音,所以……

    一人一狐找了處僻靜的地方養傷,唐小婉試著聯絡師門,但熟悉的人一個都沒聯系上,想到還在繼續的正派與魔道之爭,她只能安慰自己過段時間就好了。

    這段期間,唐小婉使出渾身解數逼問狐貍來龍去脈,終于把前因后果湊了個大概。

    原來狐貍確實是白狐一族,當初陰差陽錯救了唐小婉,卻也損了經脈,此后百余年就一直在養傷。那日他見流云試圖對她不利,情急之下強行化形,雖阻了流云,但唐小婉若再醒來晚一些,他大概也是無能為力了。

    想到那日情形,唐小婉也是心有余悸。她拿出那把被叫做鳳鳴劍的寶劍,仔細端詳一番,只覺同普通寶劍無異,也不知流云為何會怕它。

    她就此問題問了狐貍,但狐貍也不知,只說天地間有些寶物自帶驅魔克邪之力,觀流云那日表現,或許生了心魔也未可知。

    “生了心魔?”唐小婉有些不信,“流云這么冷情冷性的,有可能生心魔嗎?”

    狐貍卻說:“他眉心一點黑氣縈繞,不是由心生魔,就是被外物所傷。他那日所作所為,絕對算不得正派,莫說采補之術,就是陰陽雙修……”

    “如何?”唐小婉追問一句。

    “亦正亦邪,要知道這雙修之術在魔修與妖修間亦是大行其道,修仙者一朝不慎就可入魔。還記得那夜離嗎,就是一個入了魔道的例子,不過流云沒他那么明顯罷了。”

    聽狐貍這么一說,唐小婉倒有些慶幸,一個道心堅定的流云和一個生了心魔的流云,自然是后者更容易對付。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流云是前者,又怎么可能利用完唐婉兒就試圖將她毀尸滅跡呢?那就沒有唐小婉什么事了。

    更有甚者,唐小婉一直都有些懷疑許媛兒的死,以那時許媛兒同流云的關系,許媛兒進階時流云理應在旁護法才對,那見到情況不對時,流云真的毫無辦法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對方爆體而亡嗎?

    唐小婉是不信的,她總會聯想到唐婉兒,據說唐婉兒當年也是修煉時走火入魔,可實際卻是被人毀尸滅跡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快穿)He文女主,(快穿)He文女主最新章節,(快穿)He文女主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国竞彩网网上投注